• 2004-12-28

    12.28

    最近生活没什么值得写的,也没有什么想法。

    学期末了,嗯……

    一直在做街道规划,没什么好说的。

    就是作息时间有点颠倒。

    昨晚画的给王国的deo.r的生日贺图,嗯,因为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就用了以前去瓷器口写生的速写当线稿。

     

    然后,在王国的群里面聊天真是件快乐的事情,好多bt男。

  • 随手剃掉掐在烟灰缸沿儿上的烟蒂,然后再掐半支烟上去,这就是我从厕所出来重新坐到电脑前的习惯动作。

    事情从星期四说起,腾着快餐的一盘皮蛋肉末炒饭让我一直拉到现在,别了,我的回锅肉,别了,我的家常豆腐,甚至连番茄丸子也……

    面包火腿肠燕麦粥,在寝室的时候似乎也有过这种搭配的日子,但我想不起那是为了什么,那时候,我也没有烟灰缸,因为用不着。

    生活如长江里的水,稀里哗啦,流得异常迅速,没有剧烈的翻滚,只是在某处碰起一点浪花,我想起青岛的海,时时刻刻,都有浪涛,打向岸边,撞在礁石上,湿了玩水的游人的裙子,惹起惊奇快乐的叫声。

    流淌的三年,原本的青葱岁月,变成灰色的湿雾,浸透赤裸的墙壁,渗着,在白灰层上滋生绿色的残缺生命。

    我想起周哈批倒霉的牛仔裤。

    如今老伟子掌管着他们学院的合唱团,揣着艺人的合同,挂着绿色房门的钥匙,丈母娘来了还要来我这里躲一晚,周哈批似乎在以市场价作着他的3d效果图,老人早先远行去了成都,现在生死未卜呵。

    说起成都,老徐毕业去了成都,12月满身疲惫的回来,杨铮去了成都,几天后被涮了愤愤的回来。说起不顺利,我今年关于英语的全部挂掉,范范腰腿伤了未好又伤,身体被老师的设计拖垮。

    不是城市,不是时间,什么才是有关的?

    似乎只有虫子的情形还令人满意,终于作了自己喜欢的工作,而且避开了初踏社会挤破头的人潮,虽然他也升起一丝担忧,但那毕竟还是现在说不清的问题,是好是坏,几十年后就能说情么?

    我咧?我咧?

    说实在的,我并不讨厌现在的专业,其实还蛮喜欢的,我不讨厌那么多的规则,甚至我还希望更多一点,但是我希望所有的限制你能一次说清楚,不要在我满怀希望的做完了之后,才他妈的告诉我这点不规矩,那点不现实,我很讨厌这种,甚至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嘴脸。

    我骨子里还是尊轨导矩的人,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负起自己的责任。

    其实一开始我不是想说这些东西,其实是我刚才去了火神的论坛,虫子现在是动画版的斑竹,虽然表面上大小是个管理阶层,但实际上是肩负着很多东西。记得5年前,我还是个初识网络的小渣渣,少年漫画的网页刚开始不久,单幅展厅刚开的第一页,就登上了我的一幅画,当时绝对是兴奋不已,对当时的网管炎炎绝对顶礼膜拜,原因自不必多说。那时候,还在老爸单位的办公室里用公家的扫描仪扫着自己稚嫩的心血之作,刚刚尝试用电脑上色,听说别人用鼠标操作线稿色彩无纸化绘画的时候惊讶得合不拢嘴,后来因为rain无意中结识了钟宇,就去到了火神,当时并不在意哪个地方,因为当时我对网络也不熟悉,上网也只是下午放学早的时候约rain去网吧玩1个小时而已,后来自己也画了一部分的画,觉得有点底子了,就去火神开了一个展厅,热心的经营着,也就认识了第一批网友,其实我很不喜欢网友这个单词,太标志化,太冷漠,说起笔友,人们就觉得很纯洁,很有内涵,说起网友就总会从鼻子里轻蔑的哼一点气出来。后来,后来,看到火神动画榜里很多的小gif动画,觉得很神气很好玩,就自己下了easytoon来玩儿,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曾自己订小本子一页页的画小汽车相撞的小动画,然后得意的翻动,看着小汽车一遍遍的撞来撞去,向老弟老妹们炫耀。第一次制作的小动画就上了排行榜,看着别人的评论,很有种自豪感,越就一发不可收了。

    人生就是一次次偶然组成的有趣的必然,因为在火神作动画而认识了虫子,看北京卡通认识了红帽子,继而认识了o,然后认识了很多很多朋友,因为上大学,而认识了更多的人,因为入学查体排队时的闲聊,而认识了鼎子,因为画画而走得更近,然后才去到了涂鸦王国,然后才认识了很多很多人,而且所有的一切之间又有很多的牵连,要不是因为当年在火神为倒掉男说的一句话,也不会为以后在王国跟寂地更熟悉而埋下伏笔,而飞飞那个传奇性的过程就更有意思了。

    即使我们都是平行线,也会因为一条垂直线而产生相关系的点,而且还会因为更多不同角度的线条而产生更多有联系的点,然后点点们便组成一个完美的圈圈,点点越来越多,我们就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没有罅隙的面,我们还会变成体,等等等等……

    我是个不善于交际的人,不会说话,很闷,停下脚步,看到我已经拥有了那么多的朋友,心里,实在很有一种满足感。其实我同意虫子的话,我同意朋友其实只是在某一段路上同行的路人,到了分别的岔路就会各自离去寻找自己的终点,我也同意网络上再亲近的人也有隔阂,即使是实际中的朋友,不都会分离么?但是,我依然感激,感激和我共同走过的人们,既是我们一辈子都不知道对方的容貌,身高,胖瘦,没有听过彼此的方言,去过彼此的家乡,握过彼此的手,但我们都曾经拥有共同的点。

    树叶飘落,腐烂,归于尘土,分子们会各自重新搭配组成新的东西,不管是他以后是老虎毛发的一部分,或是电灯泡钨丝上的一部分,或是飞蛾震掉的翅鳞上的一部分,我们曾共同组成过一棵大树,并矗立在地平线上,很多年,很多年……

    我现在是四川美术学院环艺设计大三的学生,我曾经是重庆m公社的一员,我是北京卡通论坛的斑竹,我是涂鸦王国论坛的斑竹,我曾经是许巍音乐王论坛的斑竹,我与众多中国动漫界的好手有来往,我曾经在学校里做过原版cd的生意,我曾经跟着别人给重庆最大的酒廊做过设计,我给报纸做过业务刊头插图,我接待过国外的艺术家,我负责过国内好几支有点名气的地下乐队的演出,我功课补考重修,我跟学校领导起过矛盾把它气的火冒三丈却没把我怎么样,我带领15人在春运期间无票倒车胜利大逃亡,我自学吉他在迎新晚会上弹唱力压群芳获满堂彩吸引众多小女生的目光…………我并没有拿这些说事儿的意思,在别人眼里,这些其实连屁都不是,在我来说,这只是我一如既往平淡的生活,我只是又回到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拿那时的我的眼睛,审视我如今过往的生活,以那时的我看来,如今我做的这些,得到的这些,是不敢奢望的东西。

    其实,我只是喜欢画画,喜欢动画,喜欢音乐,喜欢电影,喜欢老建筑,爱我的家乡,爱我的家人,爱我的朋友。

    当年在杂志上你喜欢的那些画家,如今你跟他们朋友般的交谈,你怎么认为?

    当姚非拉知道面前那个主动上来搭话的人就是车田正美的时候,他的思绪,不也飞回到了十几年前那个寒风中的书摊了么。

    这就是我们过往如斯的生活,这就是我们再平凡不过的长大成人。

    再过几十年,不论我们那时候是某个行业排名前位的企业的老板,不论我们是千万人追捧的明星,不论我们是推着车子到处烤地瓜的商贩,或者街头的艺人,那都不过是我们普通的生活。

    你要明白。

  • 前天晚的一盘皮蛋肉末炒饭让我一直拉到今天,并已经拉水。

    我倒是不着急,因为我的胃本来就千疮百孔,也没有哪种疼痛能让我倒下,我只是希望今天晚上看电影的时候不要再发作,浪费了大好的2张10元票子和虫子的一份心意。

    最近上本学期的最后一个月课程,老师是个老资格的老头子,有点严格,但是我还有有些喜欢这老头,但是它并不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类型,你说什么?教父?no no no ~~~年轻时的麦可我倒是挺喜欢。

    虫子一直催促我画动画,我也想,但是就是没有那个劲,我前些日子作业吃紧的时候我倒是有劲画动画,现在终于有时间了,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上次虫子来给了些批评,嗯,那我决定把风格作的重一些,其实我本来做这个动画就是为了练练基础,没什么其他想法,不过我这人干什么总是这样,所以没啥进步,嗯,所以我要改变么?

    画画也是,这几天倒是画了几张自己也比较满意的线稿,便开始信心满满的上色,开头都不错,可是过一会儿就开始浮躁,于是赶紧草草了事……没有一份深日的心情,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的确是色彩基础很糟糕,看来就是因为练少了。

     

    给胖嫚儿的,颜色脏,很不好。

     

    原本想给薰衣草的,但后才捉摸捉摸,还是送给雪凝更适合一点,给小草的只有重新画了。

    其实线稿很好,可是上色到一半就没有耐心了。还是肚子里面存的东西少了,画无可画。

     

    算了,没啥想说得了。

    哦,原来今天晚上是要全班去吃火锅的,不过我本来就没钱,没有报名,而且现在这种情况,我的胃也实在不行,啊,天意啊!哎,其实代代强拖我去我还是挺高兴的,只是我了解她,我惹不起她,所以还是保持距离好了。

  • 2004-12-23

    又是一些画

    又有3张图画完,不过这次很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