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12

    噌——!

    不知道为什么,国庆回来的这俩月很累,感觉日子像是过了半年那么长。

    工作颇不顺,纠其原因,概是能力不足,颇头疼,其实一开始就是逼自己赶鸭子上架。

    一年来所有的工作全都是从头学起,我曾相信我能胜任,可是后来处处感觉到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方式跟时代已经差了好远,最近这些日子,信心真的开始崩了。

    我肚子里这点东西,几天就耗干净了。

    或许是我太小心翼翼了,如果横下心来不顾虑那么多,可能结果会更舒服些。

    电脑坏了以后,晚上回家除了玩儿st借的psp,就是与电视为伴,最近一直在看我那套20碟带全花絮的《魔戒》豪华版dvd。

    一口气看了4天,结果被莫名的打了打气,彼得杰克逊跟他的电影小组,经历这么多困难,最后赢得应有的汇报,很是励志和令人感慨的。

    于是乎,每天晚上睡觉前,我就跟自己说,加油,这点工作,跟人家比起来,算个p啊。

    只是经常只能维持到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前。

    可是又能怎样呢,要继续走就只能撑住,忘了得是否偿失这类的事情。

    可能单纯直接目的单一些,的确有好处。

    马的……管它呢。

  • 2007-11-24

    最近霉的很……年底了,怎么越来越堵呢。

    电脑挂了,内存或者主板完蛋了,于是乎,现在晚上下班回去后就与世隔绝了。

    于是开始看《六人行》打发时间,结果发现真是牛b的片子。

    60张dvd,一天看一张,俩月正看完回家,换电脑。

    恩……这么着吧就。

  • 2007-11-13

    雨生十年祭

    你在天堂还好么?

    还好吗?

    刚才吃饭回来,看到老弟的留言说,今天是雨生十年。

    蓦的,有点懵,心下责怪自己,怎么会不记得这个日子。

    怎么会忘记了你离去的日子?

    依然记得很小的时候,在电视上第一次看到你踩着滑板保护姑娘的身影,依然记得,在那一年夏天的开始,直到18岁前的那些年,我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所有找的到的音像店,碟摊,搜寻与你有关的所有声音,这一寻,便一直到我走进我的青年时代。

    这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世界变得很快,但其实谁也不曾担心,你早已融在我们的灵魂里,是如何都不会被忘掉的,现在的世界很繁复,现在的孩子们可能再也不会认识你,再也不知道那个年代,这个年代,甚至以后的年代你对于我们的意义,对于我们来说,你是独一无二,永远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的。

    如今,我马上就24岁了,即使追赶了这么多年,跟你还是差7岁,再过7年,我便跟你一般年纪,然后再多一天,我们便比你多迈了一步,可是,或许直到皱纹爬满我们的眼角、嘴边、脸颊的时候,我们依然会面对你年轻的笑容惭愧,惭愧我们对于理想,永远比不上你的执著。

    想来,便不用责怪自己,因为从来就没离开过你,只是不怎么提起。

    你一直都在,我们也一直都在。

    希望,永远是这样。

    晚安。

  • 2007-11-12

    “我迷失方向了。”

    “不,你从来就没有过方向。”

    苏格兰业余画手老农的这段台词对话直接把我插死了。

  • 2007-11-11

    一段

    一年了。

    却感觉已经到了需要修整的时候了,凭良心说,这一年来我连大学时候的我都不如。

    那个4年,我说,我要画画,我想画画,于是,就画了,一直在画,甚至材料课糊弄作业只得62分。

    且不论画的到底如何,总归,有回报。

    而今,一年有余,加上随手涂得些许完整所画,不过10张。

    其他业务和私活不算在内。

    工作平均来说不算忙,但是不知为何却占去了所有的精力,即使这天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晚上回到家之后依然紧绷绷的。

    按虫子的问法,工作有乐趣么?有的,但是为什么没有成就感?可能是从没真正打算过期待中的结果吧。

    就像现在在做的一些工作,是我的确想要尝试的,但是并不是我所喜欢的,除了性格上就抵触外,还因为我预见到,除了最完美的那种情况外,我都会因此变成我最讨厌的那种人,或许这种情况并不是坏的,但是我还没说服我自己。

    或者归根结底,是,我没有魄力。

    或者从某个角度上说,我没有野心。

    其实已经徘徊了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