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16

    周末

    Tag:

    单身狗的时候,周末可以想出一千种过法,虽然最终九成九还是宅在屋里,但是并不感到寂寞。

    恋爱之后,周末就只想一种过法,做什么都好,什么都不做也好,走走停停,吃吃喝喝,聊天或者不聊。

    只要跟她在一起就行了。

    然后没法见面的周末,就完全什么都干不了了,过去的一千种过法,一种都不想过。

    心里有很多听过的道理,于是只能一条条掏出来捋。

    人是独立的个体,嗯,是。

    两个人在一起是让彼此更自由,嗯,没错。

    爱她就要让她自由,嗯……虽然我还是不懂爱,但是这句我认同。

    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空间,嗯,对啊。

    捋过一遍,结果然并卵。

    还是在意,担心,微信不回就急得火烧火燎。

    但火烧火燎也是然并卵。

    只能跟自己说,以后就算住一起,依然会有很多她不在的周末,不是旅行,也会有别的事情。

    总要习惯的,总要接受的。如果现在不开始调解自己,那么以后每天都在一起,习惯了生活中有她,那么这种时候可能会更难熬。

    结果最终稍微能有那么一点点效果的办法,就是假装自己还是单身狗。

    汪汪汪的,发了一天呆。

  • 2016-03-24

    问题2 - [一号甲后院]

    Tag:

    渴望被理解,渴望被需要。

    建立在他人基础上的自信。

    明明觉得自己做的不错,但依然需要别人点头才从心里认定真的不错。

    嘴里说着尽力就行了,但是实际上没得到想要的结果心里还是难过的要命。

    害怕出错,对于自己的行为导致的结果,鼓起勇气解决,但是如果依然没有解决,就又逃跑了。

    被环境和朋友一直推着走,不然自己依然停留在原地踏步,离人们越来越远,而不是现在这样可以一直站在别人身后。

    因为怕承担责任,以及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所以一直很被动。

    立即列出100种亡羊补牢的办法,绞尽脑汁想不出一条进攻的策略。

  • 2016-03-24

    问题 - [一号甲后院]

    Tag:

    我的问题?

    患得患失,因为怕失去,所以不期待。

    明白很多道理,但一上阵就全仍不知道哪儿去了,所以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穿盔甲,而不是锻炼筋骨,所以扒了这层皮之后,一指头就能戳个跟头。

    心思重,想太多,但都想的是些没用的,因此耗费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

    并不是不在意,只是装作不在意。

    得不到就不去争取,用一个极端去应对另一个极端。

  • 之后做故事,要做的举重若轻的那种。

    热热闹闹,寂寥收场。

    从一个整天在街上逛荡游玩的孩子的视角看一条街的衰落。

    探险,捡瓶盖儿。

    最后穿过挖掘机扬起的废墟,在山顶的街道回望。

    玩伴一个都不在了。

    回家,家在哪儿?

  • 2016-03-04

    你好嘛,2016

    Tag:

    今天终于走完全部流程,正式从有妖气离职!

    从进入有妖气到离开,整整一年多没有写日志了。

    从2014年11月到2016年3月,我在不断的吸收着新东西,改为与更多的朋友交流和在心里梳理归纳自己的想法。

    这一年多,成长了很多,切切实实的,怕这是我第一次敢这么说,以往都需要三年或者更多年后回头看,才发现原来我已经走到这里了。

    职业上,最终是没有掉队,跟着行业往前走,而且积累到了新的经验值,包括专业,包括管理。

    内心里,虽然没有像虫子说的那样给自己下狠刀子,但是自信还是建立起来了,自卑这件事应该是会影响我很久的,只是这一年多让我看到了自己很多方向上的可能性和确定性,包括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更进一步的认识到了一些。

    小e说之前看不清我的面貌,觉得我是水,之后觉得我是泥。

    因为自卑的关系,导致我总的来说什么事情上都是收着,当然这跟我自小本源的内向性格也有很大关系;因为家庭环境比较和睦,以及初中校园环境比较复杂的关系,让我一直以来对任何事的态度都是,包容和尝试理解;也是综合以上两点,我行事的风格基本上都是以退为进,不抛直线球,隐在一旁观察,对于自己做到的一切事情,基本上都是抱着“呼,还好,总算解决了”的低心理预期的心态,不怎么肯定自己的价值,做成的事情从来都不认为是“成功”,仅仅是“完成”。

    总的来说,还是因为初中三年复杂的环境让自己产生了很多遗留至今的烙印,包括察言观色,包括从他人角度考虑问题,包括小心从事,斟酌语言,也包括了因为种种直接的行为导致心理上收到了巨大挫折所形成的对自我价值的否定。

    因为在调整作息时间,所以暂不深入,且留个引子。

    所以我现在的人物肖像基本上是,好脾气,不具侵略性,当然关于逗比这个标签,其实也是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到大学到工作之后,种种因素所塑造的,我的面具。

    因为初中时候所经历的事情,让我一直都害怕冲突,所以也一直在避免冲突,所以养成了以下的心理习惯,包括本能的用语言缓解气氛,降低对方敌对心理,损失一些小的利益给对方,不让对方轻易猜到我的想法,隐藏真正的自己。

    其实明白了这些,我依然认为作为泥没什么问题,面具这个东西我不可能摘掉的,这个是保护自己的一个屏障。

    但是因为行为是真诚的,所以更是不会轻易的引起人的戒心,因为90%真实的我你都看到了,你会认为这是99%的我,所以就不会再去深挖,这样,剩下的真正的10%就不会被人看透。

    说回到现实生活,2016年的主要任务就是赚钱,当然这也是建立在自己的信心真的建立起来的基础上;另外,真诚而谨慎的对待一份感情,不做预设,行为简单。

    我当然希望这份亲密关系能维持很久,也希望我们能互为彼此的镜子,映照出对方最真实的样子,填补各自内心的缝隙和空洞。但是因为各种比较复杂的因素,我还是决定不做预设,只要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开心就好了,先不奢求更多了。

    我觉得,这样的自己虽然不够好,但我并不讨厌自己。

    想把自己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