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2-30

    三十 - [一号甲后院]

    Tag:

    三十岁了。

    嗯……敲了这几个字以后,就愣了愣神。

    然后就愣了半个小时。

    不知道该怎么说,原来我已经三十岁了。

    三十岁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其实这个问题在这些年我经常会在想,但是没有结果。

    我只是想过人生是什么样子。

    人生就是,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这么六七十年,因为我从来没有奢求自己能活到比这更长,毕竟世事无常,不发意外、没有大病,能活到70岁也已经是够可以的了。

    人生只有一次,所以来这世上,说起来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逛一遭,当人类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什么族群义务,早就不再那么重要了,仅仅就是在不给别人造成太多困扰的情况下,随着自己的心活到死为止。

    那我想要的,其实就是在我的位置,在这个社会中我所能存在的层级上,想尽办法活下去,然后满足我的好奇心。

    某段时间,或者说当我越来越接近30岁的这些年里,每年我都会想,成家,生子,对于我的意义到底在哪里。从虫子和泉那里,我得到过不同的回答,但方向一致,都是,这是促人成长的一个事件,之后便是人生的下一个阶段;而不同之处在于,虫子觉得这是早晚的事但是也不能强求,而泉觉得,这是人之必须,从对家庭和社会来讲,都是在这个年纪该完成的一个义务。

    当然,这都只是他俩所说的结论,当中细节其实有很多,就结论来讲,其实还是让我并没有感到这些事情的必要性,但是关于那些细节,有些事情的确让我感到好奇了。

    因为我也感觉自己走到了人生的一个瓶颈,只不过,就我体察得出的结论,造成这种瓶颈的原因,或者说突破这种瓶颈的方式,有很多,结婚生子,二人世界并不确定就是其中最重要,或者说最必要的那一个。

    那么,就由我独自,难道真的解决不了这些原因,突破不了这个瓶颈么?是否真的,需要另一个人走进我的生活,才能成为一把撬动所有原因,造成连锁反应的钥匙呢?

    这个在我心里,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但是实际上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只要试一下就好了。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为什么不试呢,为什么这三十年来,我都是一个人呢?

    有一点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对未知的恐惧。

    不管我外表怎么满不在乎,不管平日的生活里怎么忽悠,内心却一直是怯懦的,能推走的推走,能岔开的岔开,当我面对我即时无法正面解决的,或者分不清面目的问题时,就会随便使一招嬉笑怒骂,太极推手,避开这个问题。

    多年已成习性,却不知道掩盖的如何,是否所有人都看透了我这一钱二分的小花招。

    却怕别人真的看破,或者真的没看破,于是只能继续使下去,因为若是没有这些小伎俩,我觉得自己只不过还是那个被同学吐过口水的傻孩子,那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看不到,什么意识都没有的,无聊、乏味的死胖子。

    这是我这三十年来,所学会的表演,为了活下去而有意无意中逼着自己掌握的生存技能,为了让我继续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不得不融入社会那个派对所练就的三脚猫的舞步。

    但是我独身的状态,却暴露了我的内心,那个没心没肺,不在乎别人,只看着自己目光所及的世界的,自私的小朋友。

    若是在我人生中经过的,碰到过的人,感觉到我曾对他们付出了什么,其实,那都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是只为自己活着,为了自己活着而付出的东西,其实完全不是为了别人。

    回到所说的三十而立,回到所说的这个年纪的人该结婚了,该生孩子了,明白了上面那些,就明白了我目前所处的矛盾和徘徊究竟是因为什么,事业、伴侣、后代,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实际上是外部压力,是我需要在这个社会中活下去,而不得不学习的下一个舞步。

    曾经,这些都有可能转化成我为自己而活而心甘情愿接受,或者说追求的东西,但是这三十年中的那些瞬间,那些拐点,都错失了,或者说,当我有意或者无意的处在那些人生的岔路口的时候,我有意或者无意的选择了通往今天的道路。

    其实当我决定进入这个盛大的派对之后,所有的岔路都不是以我的意志出现,我确定我曾经有机会不进入这个世界,在我成年以前,但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个机会变得越来越小,到如今,我觉得他可能已经不在了。

    那我就不能再抱怨,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站在岔路口进行选择,往左,还是往右。

    选择,变成了活着本身。

    我很怕,活着,变成了人生本身。

    活着只是人生的基础,他不该是人生的唯一,否则,为什么要发明两个词来分别代表他们。

    选择是不可避免的,我只是在选择前要记住,我想要什么样的人生。

    在人生的前段,的确也要想想一下后段,但是在人生的前段,谁也不知道自己人生的后段到底是什么样子。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所谓的为了完成对人生后段的规划而进行的努力,也不过是人的选择而已,努力,或者不努力,努力多少,都是选择,为了自己人生后段而进行的选择。

    对于年轻时候的我来说,对于在这个社会里活着,对于在这个社会里继续我的人生,让他尽量达到后段,所付出的,也仅仅是我认为必须或者值得付出的那一些。

    或许当我处在我人生的后段,对于那时现世的不满足,归咎于年轻时候的我。

    但是年轻时候的我又怎么知道,年老时候的我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世事无常,没人可以确定的说,他的那个选择,就必将导致他规划中的人生。

    没有人是自己人生真正的主人,所有人都是选择的奴隶。

    这就是,三十岁的我,现在这样。

  • 2013-12-26

    寒冬 - [一号甲后院]

    Tag:

    华哥也辞职了。

    今天下午跟ss和wj捋了一下午作品,按了一下午计算器,终于控制在老板的预算范围内。

    砍了一大半作品。

    下班前召集所有编辑开会传达,看着所有人复杂的表情,我也有点累。

    但是却没有什么感情上的大波动,因为之前杂志停刊的时候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于是就还是呵呵。

    纸媒的寒冬已经来了,虽然我们人在三岔河岸,但是已经听到异鬼的低吼。

    但是没人知道,去多恩的路怎么走。

    不久后,无处不北境。

    借了张帆的机器,开始学纹身,没有纹身的纹身师,嗯,这个名号也不错。

    虽然漫画是我最想做的,也是我最专场的,但依然得为凛冬做些后手,祈祷自己真的不会变成手艺人吧,虽然若是能温饱也不错。

    只是,还是会在现实和理想间权衡,所以,迟迟无法决定。

  • 2013-12-18

    走不走 - [一号甲后院]

    Tag:

    北京地铁说要分流高峰人群所以要涨价,就是国家补贴不起了还他妈的不愿明说,学学人家上海行么?

    25号要搬家,因为紫云跟小河都跑路了,我一人也不能独撑,另外,附近我们租的这种条件的房子已经涨到7000了。

    最近留意了一下伙食费,平均每个馆子吃个单点盖饭或者面条都得13、4块钱了,如果想满足一下口腹之欲那就得20,一个月基本已经1200起了,要是跟哥们一起出去吃个肉,少说人均60。

    幸好我不买衣服,最贵的就是前年买的优衣库的呢子大衣,500,但也就这么一件。

    但是工资还是不过万,到手也就大几千块钱,要是赶上迟到扣吧扣吧真也就是给我留个买书的钱。

    我到北京,已经8年了。

    到公司干的时候,曾有个计划,30岁时正干满三年,对于一本杂志来说,3年可以看出能不能生存下去,所以如果挺住3年,那我就踏实下来不多想继续干,如果没挺住,就回家吧。

    还有十几天,我就30岁了。

    公司状况令人担忧,老板铺的太广,现在已经横跨4个行业了,今天抽烟的时候我还跟小黑白打趣,老板怎么不去干房地产,那咱们还能内部认购个便宜房子。

    我现在只是不知道该继续留在北京换个公司还呆在这个行业,或者干脆回家先疗养段时间考虑是否转行。

    但是存款寥寥,过年存够六位数的愿望现在看还真就是个愿望。

    虽然当漫画编辑不到4年,但在这个我热爱的行业里,却是实实在在的8年,改行,谈何容易。

    8年不过混了个与待遇不相符的内容总监而已,这算不得事业有成,连成字的那一钩我都还没瞧着呢。

    但是,当年的理想,说起来也算是稀稀拉拉的实现了,在漫画行业里走了一遭,要是安慰一下自己,也算是心满意足,当然并不是没有牵挂。

    只是,或许回家找个钱少点但稳定些的工作,陪陪这眼瞧着就耳顺之年的爹娘,心里也算平静。

    毕竟,事业无成,成家也遥遥无期。

    做个街头摆摊刻章或者捏面人的老头,也算我的心愿之一。

  • 2013-12-06

    日子节点 - [一号甲后院]

    Tag:

    王老师和小岩也离开了公司。

    至此,原班人马只剩下我,景景,小放,华哥,小雪和ss,如果再加上不坐班的骞哥。

    但是我仍然是那个观点,每个人离开实际上都是比现在更好的方案,留不住这个团队对于我们个人来说并不是什么损失。

    明年3月复刊,但是实际上,我觉得杂志做不做真的意义不大,何况上周末从天津回来以后,在王鹏那里得到更多消息以后。

    之后我的担子会更重,其实这个机会挺难得的,另一方面,我也不能直接把ss他们就这么撂下,太不够意思了。

    所以,能做多少做多少吧。

    今天晚上去了三里屯,跟豆瓣上一干ACG爱好者的聚会,基本上,除了一个95年的幼齿妹子以外,我是最穷逼的一个,其他人都特别高大上,但是因为有共同话题,所以聚会很热闹。然后,在这个叫做酒阀的德国餐厅每周四晚的知识竞赛环节中,我们这桌组成的“诛妈与它的朋友们”代表队,经过7轮历史,音乐,体育,航天,电影猜题的激烈角逐,获得第一,得到200元代金券。

    然后,我们是这个店有史以来第一支获得冠军的中国人队伍。

    嗯,噢耶~

     

    突然想说的是,即使以后我离开了这个行业,无论身在何处,无论何时,能跟漫画相遇真是太好了。

    即使如我这种秉持80分人生的人,也想要在漫画这一块做到更好。

    活在有漫画的世界,真是太好了。

  • 2013-10-28

    - [一号甲后院]

    Tag:

    又是很久没写。

    原因是事情太多。

    11月真的要出新刊了,忙的要死。

    反正就是干活。然后尽我所能的,教小编辑们一些东西。

    最近在百度盘弄了3t的永久空间,把硬盘里的东西开始慢慢备份了,漫画基本上已经备份完了,动画也快了。

    度盘真的很好用,于是我又申请了一个账号。

    紫云还有4天离职,小河明年回上海,摇篮找到了新工作,碧蓝也是4天后离职,西西和烟烟正在找新工作,不过离开也就是今年了。

    生活就是一个事情接着一个事情,人不那么脆弱和敏感的话,日子就会过得轻松一些。

    一切事情等过完了今年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