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23

    艰难 - [一号甲后院]

    Tag:

    最近事情不能说很多,但是这个时期跟特殊。
    主要是对这个公司已经丧失了期待,但因为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现在还不能走,对,是不能,而非不想。
    虽然已经算是管理职位,但究竟能做什么,做到什么地步还是未知占大头,而且这个时候,面临的不光是角色转换的问题。
    真的是一刻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否则很怕下一刻就立即要甩手,不停的告诉自己,还不能认输,还有办法,还有办法。
    但还是强烈的盼望周末,盼望放假,从来没有这么不想上班,不想工作。
    或者还是想的太多了,事情可能不会那么糟。
    尽自己所能吧……尽自己所能吧……
    还没到头,还有余地,其实现在已经不怕失掉什么,那么其实也真的没什么怕失去的。
    但真的非常不爽,超级。
    继续爬回去睡觉。

  • 2013-09-06

    2013-09-06 - [一号甲后院]

    Tag:

    将近有一个月没有写日志,是因为这个月实在是太混乱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现在暂且算是一个小段落的尘埃落定,所以,还是记一下吧。

    这段时间的工作调整,翻来覆去,颠来倒去,最终品牌定位为初高中生。

    然后所有的作品该停停该调调,然后疯狂找新的。

    还想11月出刊,呵呵。

    变动最大的是组织架构调整和人员变动,wj成了副主编,给我定的是内容总监,简称内奸,其余的该编辑编辑,该高级编辑高级编辑。

    但是调整后具体职位的具体工作要求迟迟未定,今天终于下了一个考核草案,紫云骂着街就下班了,摇篮意料中的当面翻脸爆走了。

    其实我最讨厌的东西这就来了,不管wj怎么解释,这还是做的有点太明显的人群针对。

    圆圆走了,华哥、兰姐也准备走,紫云是铁定也会走的,小放和景景有意向但是估计还会呆些时间,就是小岩也有点倾向。

    那天甘哥找我单独谈话,彼此也算比较真诚的聊了聊,现在想想,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呢?是说想以后让我多扛起责任?这没问题,但是不要牵扯到人际和职场斗争行么,这真是我最讨厌的事情,又麻烦又费脑子。

    的确甘哥现在没什么实权,而且他也有点想动摇的意思。

    我并不排斥担子,但我真的讨厌麻烦。

    我的确还想在这个圈子里干,但是是不是非得在这里干,目前我不走的很大原因是没动我工资,但是如果长期以来熟悉的战友都走了,我真心也是得考虑一下工作难度这个性价比的。

    我不知道说啥,因为wj的做法没错,讨好老板,满足公司要求,这是保住自己利益的首要,只要抓住这个其他的都不要紧。但是我还是想说,因为愚蠢而留不住人的领导所在的公司,死只是个早晚的事儿。

    麻痹。

  • 2013-08-09

    2013-08-09 - [一号甲后院]

    Tag:

    在青岛歇完了9天回来了。

    在青岛的倒数第二天,带着栗子爬了遍老城区,丫被咬了一腿疙瘩,呃哈哈哈~~~

    回到北京之后,跟我预想的一样,工作上还是没有什么稳定有力的结果。

    然后就又混了一星期。

    昨天跟小潜在五道营吃了个饭,她在意大利的实习结束了,回来一个月就要重回英国读书,丫在旁边店里买了个熊猫头套送我,这到底是几个意思?话说这孩子现在真的已经是活脱脱一个白富美了,在街上一起走的时候觉得超跳戏,素颜超美但是已经在时尚圈浸淫的不化妆就不会出门的姑娘,唉。

    不禁啧啧遗憾啊。

    之后带她去北新桥老店给丫打包了个卤煮。

    今天跟白银聊了一钟头,其实也没说啥,互相唠唠嗑,以后我可能会涉及更多管理工作吧。

    总之,接下来是怎么干都心里没底的时期,只能先顾眼前了。

    小炎丫头应该已经回贝村了吧,所以……就断网了是吧。

    又买了一堆纸模跟刀具,话说自从按了那个记账软件之后,我可算知道我每个月的开销都花在哪儿了。

    不过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明天继续指纹打卡上班,不过大家都已经做好指模了。

    人都是被逼的。

    另外,回青岛那天我因为吃饭和拉肚子错过了火车,生生从5点到家改签成了5点上车,于是在候车室和之后的火车上看完了《艾玛》。

    好看的不得了!!!!!除了漆原友纪,荒川弘,高桥留美子以外,森熏也是瑰宝!!!!她们创作的非女性漫画,是任何一个男性漫画家都创作不出来的,每个人的独特的珍稀气质,独一无二。

    另外,纯粹为了支持,买了陆明的《我的旋律·后》,很贵,印刷也差强人意,但是说实在的,这哥们虽然脾气性格都又轴又倔,但是还是觉得他很宝贵。

    还有,没有咬牙就买了《firefly》的设定集,500页超厚才300,基本就是买原价,小炎丫头在巴黎的漫画书店看到都是卖400,所以,超值啊超值。

     

    乔斯韦登亲自编写,所以内容诚意满赛


    还送了一张面值10的联邦信用额,真是调皮啊~~~

     联盟旗……设计的实在是太偷懒了!

    抢医院那集用的伪造身份id卡,强健……

    这张看的真是心里有点难受,特别结合前些日子看的萤火虫十年再聚会里面透露的一些信息和故事,就更不是滋味儿了。

  • 2013-08-03

    放假 - [一号甲后院]

    Tag:
    又是一周多没写日志,因为我在放大假。
    虽然是停刊前就请了年假,但实际上这个时候走,就是为了逃开,因为留着也没用,该用不着我还是用不着,与其抱着一丝希望耗尽自己的精力,或者装模作样的贡献自己的力气,不如就闪你大爷的,甩手回家疗养。
    基本上,对于工作真没什么好说的了,虽然在家不想事儿,但还是忍不住会开了手机qq在线,看着群里的谈话,杂志可能就不做了,下周开始指纹打卡。
    于是,理想就给我的时间真的越来越少了。
    并不是不想跳槽或者寻求虚伪的安逸,而是,这行当里,目前都是半斤八两。
    现在的态势,越来越显现的是公司不再需要我,但是我目前还需要公司,一者行业内能再拿到这个工资的地方几乎没有,所以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下家,二者,球闪还要继续做,这个机会,之后真的不会再有,我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无视命运。
    工作的事情,就是这样,周一回京,到时再说。
    回家已经第七天,依然没觉得休息过来,一者这里不是我熟悉的家,二者离家太久,我这些天即使天天在海边游荡,也没有完全的静下心来,三者,年岁和工作的危机感毕竟还是压在心头。
    昨天去德泉家聊到半夜,每次回来必要跟他聊天,因为在至交里,他是最入世的正常人,最有理想的现实主义者,我需要他的层面的观点和看法。不得不说,在成家这个问题上,他一些更具体和细节的观点,说服我了。
    但是,事情还是得走着看和顺其自然,只是得学着放下一些执念,很多可能是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东西。
    有一点启发到我,成熟,不管他到底是什么,但是至少,是得拥有丰富和完整的人生体验。
    在我来说,至少是离去之时不留遗憾吧。
    今天晚上跟李聪和他媳妇吃了饭,又带他们夜游了老城,明天跟栗子中午吃饭,之后带她去逛金口路。
    我觉得我还是看书少了。
  • 2013-07-21

    终点和起点 - [一号甲后院]

    Tag:

    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写日志,因为不知道该他妈的怎么写。

    杂志在毫无通知和预兆的情况下停刊了,回头看看,周三老赵过来交流,周四开大会编辑们压抑已久的怨气爆发,最后老板决定周一大家商定之后杂志的修改以及工作流程的调整。

    周末三天我都没着家,周六和紫云一起跟贝贝还有大脸吃饭,一切都还挺好的,我们还开玩笑说以后都得投奔贝副总裁了。晚上紫云跑来跟我说,大脸从发行那边得到信息,杂志停刊三个月已成定局。

    一晚上没睡,第二天叫上小河去了双龙,下午回来六点倒下就睡到第二天早上7点。

    周一上午编辑部还在一起合计将来杂志怎么办,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停刊消息,但是开会的气氛还是大家都不知道这事儿的情况下进行的,中午的时候所有人的意见还没有统一,我倾向改版,两个月内逐渐撤掉不符合定位的作品,替换合适的作品,主要是还没上刊的那些项目攒稿量也已经够了;而紫云和摇篮倾向做双刊,旧刊变月刊,新刊做半月,这样表面上看起来还是旬刊。大家还是本着对杂志本身品牌影响较小的方向去了。

    但是下午一跟老板开会,老板就说,他周六的时候已经通知印厂挺印了,已经印了一半了,全卖废纸。

    然后我们就无语了。

    我问老板,那么fenghui这两年建立起来的品牌影响力也一下子丢弃了么,老板冷笑一声,让发行的大区经理老杜回答我,老杜也很直接,杂志的发行量这样,表明fenghui本身就没有任何品牌价值。

    我已经什么都懒得再跟他们说了,杂志发行量不代表一切,不是说我们没赚钱我们就没有品牌影响力,杂志,网站,新媒体,fenghui本身是一个统一品牌,你因为杂志这一项而暂停全盘,我原以为作为老板,应该是在一个更高的位置去看这件事的。

    其实老板所有的方向都没错,但是错在没有询问和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这么武断的决定一件事,这个做法或许放在决策层是所谓的果断,但是随后这一星期里的各种工作反馈,证明了紧急停刊这一决定对品牌信誉的破坏程度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

    老板随后决定了改版调整后的方向,一周后要大家拿出框架。

    这一星期,基本上就是各种开会,中间穿插着通知作者暂停项目,安抚,调查收集新刊需要的信息。作者那边真的是,我只能说编辑和作者长期以来建立的信任关系在这件事情上真的起到很大作用,感谢所有作者的理解,实际上在这种事上,我对公司问心无愧,只是觉得对不起作者,所以,没人知道我们心里有多难受。

    其实停刊这件事对杂志本身的影响都在我们的意料范围,所以还好,不过随后网站和新媒体那边的麻烦就大了,因为那边有更多的合作方,因为fenghui品牌本身主打的作品,都是杂志上的,杂志停了,这些作品怎么办?你让合作伙伴因为你单方面的私自决定就一起蒙受损失?

    作为老板,的确不应该过问太多具体执行的问题,但是像新媒体这种合作方众多的,你是不是多少得知道合作流程?是不是多少得知道新媒体的同事们的工作上的努力都哪儿去了?你说这种问题你不过问,倒是具体到杂志的作品里男主角鼻子长的是圆是方这种问题你纠结的要死,这算什么?

    我该怎么评价你?

    短期内我不会辞职,很现实的,行业内任何一家杂志的待遇都不如这里,我这个岁数了,为了将来还是需要有一定物质保证,至少我还得再攒点钱。我已经完全丧失了对决策层任何承诺的信任,但是我做的工作会对得起你给我的工资。

    往好处看,我们又恢复正常的星期制作息了,可以随时去双龙了。

    明天周一,是跟老板汇报我们这周工作成果的日子,我,紫云,摇篮,王老师已经为了新刊的框架报告付出了全部的心血,如果老板再出幺蛾子,呵呵……那么我以后只能采取性价比高的工作方式了,像贝贝说的那样。

    昨天虫子跟葵子请我吃饭,所以我又去看了妹妹仔儿,这小丫头,长大后绝对是人精,绝对的,我觉得我这个干爹可能会被她玩儿死。

    前几天跟小炎打了将近3小时的电话,还挺开心的。

    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的确没有第一季好看,不过第二集又出现了俩40岁往上的父亲,让我觉得这个节目还是值得继续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