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24

    生活流水无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0033680.html

    当我发现关于身边流淌过的日子,提不起一点兴趣来写的时候,心下便有点不自在,几何时,blog是个那么重要的地方,而现在,我却常懒的往上敲一个字。

    或许,是每天的反复让我没有了思考的时间,或许,是牢骚太多,已不想让人知道。

    小河去了上海,离开了又呆了2年的京城,从一个喧哗的地方到另一个繁杂的地方,对于他来说,地域许是无所谓的东西,的确,他很坚决(呃,应该是),但是少了小河仔的北京,始终是少了一份期盼。

    好玩儿的人,在大家的定义里,好玩儿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呢?在我说来,可能就是顶着棉花糖的螺丝钉吧,可以扎得下,稳得住,钻得深,但是,如果你不想看到,那么他就不会让你看到他的沉重,而是给你好玩儿,给你有趣,法网恢恢,甜而不腻,当然啦,如果愿意的话,棉花糖舔到里面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那颗扎得深深的螺丝,但是呢,他还是有棉花糖。

    前一个星期6,跟阿刚,路灯,海晨还有钱程聚了一下,高中一晃毕业5年了,当然现在在北京的不止我们几个,不过这也足够让人感慨了。怎么说呢……大家都长大了,都长大了,真的不在是以前的孩子了,至少脸不是了~哈哈,挺复杂的一种心情吧……陌生又熟悉的,许就是这样,曾经熟悉的你们,总是未见这些年的光景,再聚首的时候,那种时过境迁感便特别强烈,很想知道你们这些年都在干什么,都怎么样了,其实是过去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啊。

    想起《梦里人》有句话,过去不能忘,或许是不需忘吧。

    真的想看看,再过5年,当我们毕业十年的时候再次全部聚在一起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

    周六的时候,跑了一天,早上早起去中关村参加国际东漫城的新闻发布会,中途碰上海淀旅游节开幕的游行,道路封锁,无奈多绕了道,然后去了步行街,疯果的盒子店,还在做准备,下午开业,看了看,被30抓了壮丁,偶然看到稻草跟95,俩人没啥变化,挺好,挺好~~~~然后就去E世界给墨盒灌墨粉,中午又回来,在盒子店给30和大拴帮忙,顺便给创意集市帮点忙,2点的时候,盒子店开业典礼,我跟水果、一个搜狐的朋友还有另外一个哥们帮忙放空气花炮,我开玩笑说,我们这就是“加油,反斗,四炮友”。随后,又去weak的摊子上玩儿了一会儿,跟时格、水果、老weak扯淡,明目张胆的拍蘑菇的小翘臀视频。随后意外见到橘子,然后又不得不赞叹我们俩的缘分,是真的不一般,他的腰带竟然跟我的背包一个牌子(我的包是好些年前爹妈给买的,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结合以前种种,我靠,这不是缘分是啥。

    终于跟乐见了面,认识3年多了吧,来北京后约了好多次都因各种事情没赶上,小姑娘(也不小,比我似乎还大几个月)跟想象中的没什么差别~~~很有领导风范嘛,啊~~~要了她的一张闺房照,然后拍了个小视频,赶明儿去馋馋咔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蓝雪重开! 2005-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