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08

    利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08115755.html

    一直寻找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的我,却一直靠本能活着,这算是一种讽刺吧。

    我生性懒散,27年到头来想,跟我生活的环境似乎没有什么决定性的关系,从小我就懒得动弹,幼儿期的时候就可以一个下午坐在床上玩儿扣子,再大点就在搬摞书在床上趴一下午,能躺着不坐着,能骑车不走路。

    与人交往也是一样,一直是被动的,没有思考过的,别人想跟我近我也不拒绝,喜欢别人的话,就会像块牛皮糖似的耍赖大玩儿抱腿组,用荔枝的话叫粘腻,用青岛话叫赖呼呼的。从没想过别人要什么,我能给什么。

    如果不是初中的时候去了七中,我想我这辈子还是会继续那样下去,然后越来越极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可以叫做单纯,但是时间走到那会儿的时候就是发生了那样的事儿,所以走到现在了也没法去想当初那些如果。七中的环境比较严酷,当然这么说是有一定的夸张,不过那的确是个危机四伏的地方,你无时无刻都不能放松警惕,因为随时都会有麻烦来找你,当然了,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那里四季如春,不过对我这种半膘子就不是了。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我才在被动的逼迫下开始主动思考关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问题,关于情义,关于集体和个人,关于人的心理,那三年过的非常煎熬,但是现在再回头看过去,却只看到阳光明媚和自由自在,当初经历的一切提心吊胆咬牙切齿和无所适从已经全然不记得了,但是我很肯定就是在那些年里,经历了一次次心灵上的震动之后,我开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然后高中三年与初中相比,环境宽松的简直不成样子,这三年里我应该只是保持了惯性,懒散和初中心灵震撼之后的东西纠缠融合,依然分不清楚,然后大学的时候全面爆发。

    我现在大部分的朋友,基本上都是在大学四年里结下的情谊。

    我讨厌利益纠缠下的友情,我习惯了吃亏,但是也在时间中拼凑着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因为本性的原因,我到现在都非常笨拙,不想去思考跟分析别人要什么,我能给什么,并非不知道,只是不乐意去想。依然是靠本能在生存,尽管在北京的5年里,因为工作的关系还是需要去学一些东西,但是那些东西我始终学不会,没法融进我的血液中。我知道本能这个东西,或者说下意识这个东西其实是可以锻炼成条件反射,但是内里的排斥却非常强。

    想说这些,是因为现在所从事的工作已经开始在我的原则和底线上开始碰撞了,如果球桌依然没有打开那道口子,那么最终灯下就只能剩下一片漂浮的碎屑烟尘了吧。

    或许,可能,但实际上也并不确定。

    习惯了不从利益出发的人来人往,所以现在工作的时候经常会无所适从,也有很多次,想要干脆去你妈的,但始终在冷酷的最后一秒还是迈不过自己那道坎儿,扔不下,这十几年建立起来的底线和加诸于上的责任,始终扔不下。

    这样下去,应该最终会失败吧,碰撞了很多次后,还是躺在现实的墙下气喘吁吁,我惯用的一切,始终肯不穿他人哪怕只是薄薄的壁垒。

    如果一直走下去,需要心灵的强大吧,我这坨硅胶,怕是无计可施吧。

    但是依然想继续往下走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王国2周年 2005-03-08

    评论

  • 呵呵 加油! 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