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09

    时光如水,生命如歌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173325.html

    基诺勤不着懒不着的去买了一个dvd刻录光驱,画了500大洋不说,这几天被这个dvd刻录光驱整的坐卧不宁,先是只能刻录cd,然后就是系统崩溃,网络连接不上,今天终于去弄了张好版本的系统盘,一切已然ok了,可是修理中的手误导致以前的聊天记录和ie的收藏夹全部丢失了。

    晚上联上网络,基诺很稀罕得没有隐身,上线了一下,结果,沉寂了2年的蕊子的头像突然间闪了起来。

    “诺诺~~好久不见了阿~”

    “五·一回来没有~”

    “我刚辞了职,现在待业中~~”

    “我今天碰到紫歌了呢~”

    “她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

    “我?给你发张照片,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吓倒阿~”

    ……………………

    ………………

    时间到转回6年前高中刚开学的时候,那时候的基诺离开了初中,洒泪惜别了一起呆了3年的流氓,强盗,混子,白痴,大傻,一个人考进了这个高中,周围没有任何熟悉的家伙,一切从头开始。

    蕊子是最先在基诺身边出现的前十人中的一个,而且她又是爱玩爱闹的性格,所以很自然的就开起了玩笑,“啊,那我给你送花的话可是第一次给女孩子送阿~~那么送什么好呢~~~嗯嗯,黄色的康乃馨把。哦?什么意思啊?当然不是说你是俺娘了,这个花的意思是……‘鄙视’………………”。

    可是以后的岁月中,不管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基诺从来没有鄙视她的,因为对于对你好的人,要永远对她好。

    蕊子并不是最了解基诺的,也不是关系最好的,她喜欢基诺的画,常给他鼓励,曾经一起向报社投过稿子,虽然得了稿费之后谁也没请过谁,当然了,那20块钱能干什么呢……还有什么呢,基诺已经记不清楚了,岁月流转的事情,谁又能记得那么清楚呢,如果基诺把所有的朋友全都召集起来拍一张照片,那么蕊子应该是坐在基诺右边隔两个人的地方,举起枪型的手势指着基诺太阳穴的人。

    蕊子后来越来越爱玩儿,外在的表现就是经常跟女伴谈论今天要去揩某个人的油,然后怎样怎样,而这个某个人在不知情者看来当然就是一个男人的剪影,添油加醋的话,或许还会给他戴上墨镜,穿上皮鞋,袖子里塞把甩刀,挂上一付不安的好心……基诺也是不知情者,因为他从来没有问过,他认为那是很不礼貌的事情,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在背后跟谁议论过,再后来,全班没有几个男生跟蕊子说话的时候,基诺依然像以前那样对待蕊子,基诺从来没有想过怎么对待身边的朋友,但是对于朋友的私生活,他从来不去打听,倒不是说他不关心朋友,而是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呢,朋友有他自己的选择,而且就算他在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他又没有对不起你,他对你好你对他好,这就行了,要不要跟全世界的人都一齐举旗讨伐呢,太无聊了。

    但是是朋友的话为什么没有走近一些呢?这种事情当然是有原因的,要不然每个人身边就都是最好的朋友了,在基诺的立场来说,他对于女孩总有一种戒备的心理,这倒不是说基诺不会对人敞开心扉,只是对于女孩,特别是你知道她是很聪明的女孩儿,基诺就总会不自觉地不敢靠得太紧,因为基诺基本上是个很随性的人,做事情有时候会不经过大脑,所以,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无意中作些伤害别人的事情,特别是对你好的人,基诺不敢去伤害他们,因为后果不仅仅是给他们心里留下特别的伤口。

    “身边的人都说我这一年变得很大,”

    我们去年暑假碰到过没有?还是前年?

    “去年没见到你~是前年啦~~”

    阿!我们两年没见过面了么!!

    “我觉得我没怎么变啊,就是描了眼线~”

    哎,以前的小眼睛多好看……

    现在总觉得这不太像你了……

    是哦,为什么不像了呢,基诺从来没有真正的去了解过蕊子啊,那么,蕊子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基诺记忆中的蕊子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不高的个子,女孩子嘛,这种个头很正常,体形很匀称,嗯,这很好,长发自然的垂下,嗯,喜欢披肩发,很喜欢,清秀的脸,有点微微的狐狸眼,嘴唇很薄,有点微翘,形状很好,笑起来很可爱,哦,这个真不错,是属于你一看见就很想去接触的人,然后呢,声线很好,典型的女孩子的好听的声音,嗯,看来搭配起来很和谐,然后呢?没有了?然后呢…………

    这是高中最后的一天了,最后一天上课,最后一天大家无目的的在一起,可以打打闹闹,拿着相机四处纠着人拍照,合照,偷拍,啊啊,嗯嗯……可以去别的班串串门子,去看看暗恋很久的人,无端的打个招呼,然后暗嗔一声“傻瓜”,深深地印在心里,往昔岁月的最后一个涟漪……这过后的七天,就在家里面好好的经受高考前的一星期炼狱了,再之后,哦~当然就是突然放松的暑假,和忐忑的开往大学的火车了,嗯,当然,总会有人搭不上这趟车,那么,他就是坐上在别处的三轮儿了……

    蕊子在课桌上趴了2节课了,基诺注意到了,肯定是胃病又犯了,基诺的肠胃也不好,所以他知道,这种事情去趟厕所就解决了,所以他并没有太在乎,反正自己也不可能陪蕊子去女厕所。第3节课后,蕊子不见了,基诺舒了口气,扶正眼镜,看老师进到教室了,就继续在本子上涂鸦……第4节课下课了,蕊子没有回来,嗯,或许是去了医务室,基诺抬起屁股,准备去放水,出了教室门一转身,基诺发现教室后门门口的角落有个人蹲在那儿,走进了发现是蕊子,满头大汗,一脸痛苦的表情,双手死命的压在肚子上。

    学校到下面街上的大下坡,基诺急匆匆的走着,背上伏着胃出血的蕊子,身后是紧跟着的老师和蕊子的女伴,这个夏天的太阳很灿烂,树叶很茂盛,地上的摇曳的影子里面透着点点晃眼的光斑,天蓝得很出色,云也懒散得很有味道。

    “诺诺,我想哭……你真好”

    “你还真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3-05-08 2013-05-09
    qq空间 2009-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