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7-03

    一把绿豆三锅汤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296394.html

    这几天天发瘟了,皮肉都不敢挨着席子,因为不出1分钟肯定两者就被汗粘住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不停的辗转反侧,一开始我还暗自佩服睡在薄毯上的小河仔的耐高温,结果今天他先睡下之后,我才发现睡得迷不楞蹬卧仰难宁的不止我一个人……

    来来往往,去去回回,不知道什么时候,分别的时候我心里面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啥情绪了,或许是真得想开了?毕竟这三年我自己心境的变化我还是有数的,以前的执著,热情,难舍难离,到现在都成了一个无所谓,或是别的啥。但是晚上躺在席子上的难以入眠的烦闷,恐怕不只是因为该死的温度吧。

    三年前那个通宵,三言两语间抓住的那个人生小途上的节点,再过3天就告一段落,人生总有许多的转折,而跟虫子认识的这个转折我及时的无意识的抓住了,这是让我非常庆幸的事情,这决定我以后的路朝到了n字路口的其中一条的走向,而我是十分喜欢这条路。

    人生就像一张坐标纸,布满了无数的xy,他们又组成了无数的方块和小点,而只有沾上墨迹的才是可以延续路途的坐标,而这张坐标纸没有上下,没有正负,所以不管人生的曲线连成什么形状,他都无关于对错或者好坏,他只是有一个价值,就是这是属于你的生活。所以不管是相识三年的虫子,还是相处只有一个学期的2b,阿丹,阿露,赵胖子,甚至是只有短短半个月交情的小河仔,他们都是我的坐标纸上已经留下永久痕迹的点,即使我必须义无反顾的继续我的生活连线,可是离开既有坐标仍然是一件令人不舍的事情,当然,或许以后未知的方程又会将我带回到这个坐标,但是未知总归是未知,依然不能阻止我此刻得不情愿。

    无意中通过鼎子去到王国,然后现在在王国已经我已经呆了一年多了,此间认识了很多人,有那么多还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共同理想的朋友,我觉得非常开心,然后跟沉没和sd因为地域上的优势而变得十分熟识,偶尔的小会面对我来说已经变得不可或缺,但是这种情况也只剩下一年的期限而已,因为在那以后我也要离开重庆,继续搜寻我自己的将来。

    重庆的日子越发的烦闷,自我感觉也越发的麻木,到现在竟然很多感情都表达不出来了,用字符记录下的似乎只是符合二进制一类的理性的01,我不排斥理性,毕竟我也是每天都在思考很多东西,但是如果太理性的生活,恐怕会失去很多乐趣,得到思考的乐趣的同时,生活中未知的突发的随意的简单的乐趣就丢失了,或许这些乐趣都是些无聊的没有深远价值的东西,可是当时你笑容绽开的那刻,心里面那种感觉总是特别的舒展和无需费心的,这总不会有假吧。

    然后看到沉没的画,sd的诗,鼎子的所谓乱喷,我就开始觉得已经处在老年痴呆症晚期。

    理性的东西写下来,条理分明,头头是道,看到的人便会发出“呀,的确有理”或者“靠,放他娘的屁”,然后思考继续。感性的东西写下来,看到的人什么也不会说,他会不经意间泪水模糊掉眼睛,或者心脏开始抽搐,或者有另一种人则说“哎,多愁善感的小孩子啊”。

    其实,我骨子里应该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小孩子。

    我曾经非常不满意自己写下的东西,我觉得没有完全表达出自己的情绪,后来我完全表达出了自己的想法,可是我已经没有什么不满的了,因为我不再会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写到这里我开始混乱了,我发现这也是我无法尝试回归我以前的文字的一个表现。

    我得blog,一直记叙的就是我的思乡情绪,对重庆生活的牢骚,含糊不清的感情,还有一小部分对某些事情的分析。嗯,前两者应该是占了一大半的比例,而理性的分析的东西应该是寥寥无几,那么我现在抱怨自己越来越麻木,岂不是很矛盾?或许我一直在钻牛角尖,算了,这个想不通就先放下吧。

    关于思乡情绪,这是不会消失的,因为从小在那种环境中长大,我得到的所有东西的基础都是由那些元素组成,以后任何得到的东西都是在原有的东西上垒砖块儿而已,所以我一旦离开了家乡,用以修复地基的材料便消耗殆尽,使得上层的土墙也摇摇欲坠,管它土墙上面刷了金粉还是什么,只要我不回家,一切终将会倒塌。

    我还有3天就又踏上回家的路途了,这已经成了我不得不养成的习惯了,但愿这种习惯会在这四年之后准时的结束,我不管在别人眼中这是不是好习惯。

    说了很多,但到头来我还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不想说什么了,我不在乎了,他妈的。

    等等……还有些东西要说,我总是这样丢三落四。

    近日天气炎热,哦,这个我已经提过了,但是烧水器里的水总是让人觉得不爽,所以今天我就把很久以前大家还在自己厨房开伙的时候剩下的半斤绿豆拿了一把下锅里烧汤,要说明的是,我熬的绿豆汤并不是黄叉坪街头卖的那种一块钱一杯厚稠稠的连糖水带绿豆喝了会泛饱嗝的在我看来应该叫做绿豆粥的东西,而是从小就在家里面喝的姥姥熬的那种只有红色的泛着绿豆特有气味儿的汤水的绿豆汤,也不用加糖,喝了解暑又解渴,就是不够喝,所以我那一把绿豆足足煮了3回,就是一把绿豆三锅汤。

    然后我想起了大一端午节时候到处给人手腕上系上的彩线,还颇为正经八百的嘱咐在端午后的第一场雨来的时候把线剪断扔到水里,线就会变成龙,保佑着你。

    或许是小时候的童心还在,或许是我已经开始了一个风俗习惯的传承。

    不管怎么样,我已经长大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阿飞同学说的最后两件事让我想家了。

    地域差不多风俗也都一样的阿。

    还好快回去了。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