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9-27

    卜嘎飞~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466682.html

    持续了一个多星期的美国时间以后,我终于靠过了26小时然后无梦的9小时回到了东八区正常作息,为了庆祝这个胜利,我决定去野摊吃包子。

    说笑啦,其实平常的美国时间我也是早晨7点准时出现在野摊上,现在老板已经不用我开口就端来五个酱肉,只不过他还未记得我最爱稀饭,不过这不要紧。我喜欢吃早饭,因为只有早上才能吃到某些摊子的包子和油条,重庆人不爱面食,所以错过了9点之后我就甭想顺心的去找个饭辙了,中午晚上都要为吃什么发愁,早上就不用费那么多脑细胞了,然后,早饭便宜,2块钱吃的钵满瓢余,绝对比其它时间段的干粮实惠,综上所述,即使在我一个多星期的外国时间内,我也绝对不会5点睡,因为5点半就能吃包子了。

    而且,一般早上重庆的天空都要稍微晴朗一点,这或许是因为晚上没有噪杂的人群在大街上呼出直接进入天空的二氧化碳,也可能是因为重庆经常半夜里下雨,那么早上的时候就是恰到好处的雨过天晴,我回来的这将近一个月,竟然有好几天早上是晴空万里,

    说到鸽子,也说到了我比较喜欢的一点,就是不管什么地方,楼宇群座之间,如果能看到鸽群在飘忽的飞舞,我就能开心一点,青岛的老房子配上鸽群,让人有一种安详的宁静感;都市的钢筋水泥配上鸽群,有一种末世的讽刺感;黄桷坪的重檐壁垒配上鸽群,竟然还出现了一种生活的万千感,这实在是很有趣。

    我现在住的地方,有个长长的大楼梯,这不紧让我有一种宿命的巧合感,因为家里面也有大楼梯,她陪伴了我18年,我从小就是在这种高耸笔直的大楼梯上来来回回,被动的被锻炼了爬楼的耐力,当然,我现在已经是180斤的胖子,没有办法在爬完现在这个住处的大楼梯后不气喘吁吁,但是我在一个个踏上台阶的时候,总有个小动力让我继续坚持,但是这个不是尽快回到住所的感召,因为这个楼房是外廊式单元建筑,所以当我爬完楼梯后,就是整个单元的外走廊,冲着的正是开阔的旷景,因为我的住所的楼房所在处比较高,所以可以看到非常远的场景,甚至高高的远山……

    然后,然后就看到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鸽子跳……稍微有一点神清气爽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晨光,远方 2007-09-27
    近期 2006-09-27

    评论

  • 老阿飞你你你学建筑的??
  • 180斤!!!!阿飞你是大猪~~~~~~~~~~~~~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