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04

    有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562857.html

    话说前天晚上。

    给小明做的作业进行得差不多了,虽然有点饿了,但是还是关机睡觉。

    躺下之后,很冷,因为被子不够长,底下折一下上面就盖不住肩膀了,往上拉拉盖住肩膀但是底下就透风了,这他妈重庆人,自己长的矮就罢了,做个被子也这么偷工减料。

    无奈,只有将身体卷曲起来,尽量地把被子往身上裹,但是仍然冷,我猛烈的咳嗽,爬起来大口的喘气,可能是感冒了,嗓子疼得厉害,房间静悄悄的,wb和鹤鹤都不在,半夜,都听不到黄x坪的车声,鼓膜几乎是静止的,脑子里却在轰鸣,总是这样,当外界静到无声的时候,身体里的声音就那么清晰,而且会变得越来越高亢,最后变成一种无法忍受的鸣响。

    我继续猛烈的咳嗽,打破这种寂静,嗓子舒服多了,我就翻个身继续努力睡觉。我想起了以前的梦,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面,我到处乱走,不知道出口在那里,没有人跟我在一起,但是却总觉得有东西在追赶我,好不容易我打开了一面铁壁,但是另一边却是黑洞洞的无底深渊。我蜷在被子里面,想抱住谁,但是身边只有空气,包裹我的被子,也没有一点重量。

    如此缥缈的没有安全感。

    突然间,我就被无征兆袭来的恐惧击得坐了起来,脊梁暴露在静静的空气中,冷得要命。

    我很久没有感到如此孤独了。

    而上一次有这种强烈的感觉,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但是时间这么过,当孤独感袭来的时候还是同样的味道。

    悲伤的不能自已。

    其实自己是个脆弱的人,但是生活不能逃避,所以就逼着自己去改变去承受,看起来,现在的我似乎是独立生活没有问题的,但是实际上,我是一直在压抑,结果积攒了很久之后,就无预兆的爆发一下。

    不管过了多久,还是需要一个角落去哭。而我没有这个角落,只能自己抱着双膝,默默流泪。

    然后,我起来,拉开灯,把当褥子铺在底下的被拖出来,重新铺好床单,收拾了自己屋和厨房的垃圾桶,吃了从家里带来的剩下的面包干,坐了一会儿,盖上两层被,关灯,失眠到了天开始变亮,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没有做梦,我如此失落。

    分享到:

    评论

  • 何必呢,敲敲脑袋振作一下,要不去吃顿好吃的就好了。
  • ……恩。
  • 哦……哦呀……干把爹……挖噶达。

    事实上还是颇理解的,不过无甚可说,随便哼哼两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