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31

    漫无止境的8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58853280.html

     

    8月的时候,我结束了在华@漫的工作,算来,又正好是一年。这一年,如常般的风浪不断,不停的回旋,不停的整理,不停的等待,然而如之前一样,这对我来说是机遇的一年,又学到了不少东西,而且离当年的理想又近了一些。

    一天没停,一个大礼拜过完后,我就去峰绘上班了。说实在的,之前决定去这里,只是因为兜里没钱了,而且同事说你的资源更适合那边做青年向的东西,结果真正过来之后,却意外发现要做的事情有趣的紧。

    严格来说,峰绘并不是一本漫画杂志,这里说的“漫画”指的是已经成熟的以日式漫画为主包含一定程度的美式漫画的漫画形式,这种有着成型的庞大市场的漫画形式,他们面对的是有着漫画阅读和消费习惯的读者;而峰绘的上家,本是做新闻文摘周刊的看天下,针对的用户是男性占着6成比例的30岁左右的白领阶层,而使用原有渠道而同样定位于这批人群的峰绘,面对这种读者人群的时候,他注定不可能做一本纯“正统漫画”的杂志,因为这批用户是没有漫画阅读习惯的。

    有趣的就是这个了,虽然包括身边朋友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既然要做“漫画”,那么就要做正统的漫画,培养这批用户的阅读习惯,但是我却并不这么想,因为我一直非常好奇,作为没有漫画阅读习惯的“普通人”,对于漫画这种文字与图像结合的体裁形式,接受度到底是什么样?

    之所以想这些,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国内没有业已成型的市场,全体国民并没有漫画的阅读习惯,这点是跟日本乃至欧美都截然不同的一个市场环境,所以,就不能一概而论,甚至照搬他国的办法。

    一直以来,国内的漫画杂志都是面向低年龄市场的,当然,这里指的还是上面说的那种所谓正统漫画,而与曾经的幽默大师漫画派之类的无固定年龄定位的幽默讽刺类漫画应该严格的区分开来;除了面向有漫画阅读习惯人群的小圈子的漫画杂志以外,最漫画跟知音漫客,都是选择了没有漫画阅读习惯的人群,尽管两者的做法不同,最漫画是随着最小说附赠了一年多,把最小说的一部分读者群培养起了漫画阅读习惯并转化成为了最漫画的消费群,而知音漫客看似死扛了三年硬生生的砸出了一块12岁左右的低幼市场;从上面这两者看来,似乎坚持正统漫画是可以培养和转化普通人的阅读习惯的,但是这里面有一点,就是低年龄市场,包括青少年读者,他们所处的年龄段正是一个活跃的原意接受新事物的时期,针对他们的阅读习惯的培养,相较而言是容易的,而峰绘杂志所针对的是30岁的青年和成年人市场,这个年龄段的人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以及生活和思考习惯,想要他们从零开始接受一个完全崭新的东西,是非常难的,除非他的所处的环境发生变化,使他不接受这个新事物便会影响到他的生活。

    而漫画这个东西,并没有这么重要的地位跟价值,从根本上讲,他就是一个体裁形式,他可以承载深刻也可以承载浅薄,可以严肃也可以娱乐。而当成年人的世界里,他们已经习惯了用文字来获取信息,习惯了影像等多媒体手段的时候,他们能留给漫画的接受空间,到底有多大,我们怎么才能让他们接受并习惯这个他们本来生活中并不需要的东西。

    看天下的读者群购买跟阅读这个杂志,他们想得到什么?而峰绘如果能做到让这些读者付出同样成本或者稍微多一点的成本,就能得到相当的满足感这个地步,要使用什么方式跟手段?

    这就是最有趣的地方,而这个过程中,传统的漫画必然会变成非传统的形式,甚至会因读者群的习惯而产生类似倒退的形式,这些都是细节,都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比如现在发现的两点,1,普通读者关注文字仍然大于图像,他们的读图能力不如对文字那么快捷;2,信息量是这批读者最优先重视的东西,这里面,知识性又排第一位,共情跟情绪之类的排后。还有一些其他的,比如文字比较单纯,甚至不牵扯文学修养,而图画则会涉及到审美,而普通人的审美显然跟漫画作者的审美有相当的差距。

    还有一些需要思考的问题,草列在这里,比如有一个,就是短篇跟长篇连载的权重性,从杂志长远利益上看,长篇连载当然有更多的延展性跟操作空间,但是从定位群体的阅读习惯上讲,他们习惯看电视连续剧就一定会习惯看漫画或者小说连载么,出租司机每天下午一点听评书是因为被故事勾起瘾了么?对于一个上班族来说,他们下班后到睡觉前如果有2个小时,他们是选择一部电影还是选择两集电视剧呢?他们在上厕所的时候,是看一条报纸的新闻呢,还是看一章漫画呢?

    而在地铁上,手里拿一本看天下跟拿一本峰绘,所受到的注视,有什么不同呢?

    所以,这个工作另一个有趣的跟有价值的地方在于,他不是一本圈子杂志,他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跳出原来的那个小众的漫画圈子,用一个半局外人的眼光去审视这个看上去似乎成型的东西,因为我不是顶子那种死磕的人,所以这点对我来说,真的很是有点意思,而且,从现在得到的信息来看,时间是有的,机会也是同样的。

    ====================老生常谈分割线,哦也========================

    最后,还是想转回头说一点华@漫,首先想说的是,其实只要他扛得住3年,那么肯定会有成绩的,而我又是很能扛的一个人,之所以离开,不是因为这个公司或这个杂志有什么问题,而是,我不想给姓胡的干了,为了避免搜索引擎给我带来什么多余的麻烦,下面还是叫她a大姐吧。

    a大姐很有热情,这点毋庸置疑,但是是否是被热情所冲昏头脑,这点就见仁见智了,至少从这一年所出现的种种事件来说,这种人领导下的事情,根本不可能会具有什么长期的持续性,如果这事儿是a大姐一人说了算的话,那么这事儿能如现在般持续一年,简直就是耸人听闻的奇迹了,这么说一点都不夸张,她以往做过的事儿里头不乏前车之鉴。

    从得失上跟人际上讲,我很感谢她能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从事了漫画编辑这个工作,让我终于有机会在第一线参与漫画的事业中来,从初中开始,从我决定从事漫画行业而坚定的去系统学习美术开始,到2010年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余年的光景,漫画是我第一个真正为之行动的理想。所以,在这一点上,我非常感激她,但是,我并不欠她的。

    因为这一年来,她给了我这个机会,和一部分眼界上的开拓,其实都是份内的事情,而且只是她分内事情的一小部分而已,因为她不做这些事情,整个事业就不会存在跟运转,这是她的事,她不做谁做;而我呢,一方面,我也做了一年的工作,做了我分内的事情,另一方面,她在整个事业中,因为其他部分她分内的事情的未完成和拖延,甚至不作为,给我们带来的麻烦,已经超过了她带来的价值,所以,两两相抵,说不好听的,她给我的我早就还上了,而且还多,但是我从不计较这种事儿。在漫画上的种种收获,绝大部分原始知识是老王教我的,更多的收获则是我工作过程中得来的,包括我自己主动搜集的知识,包括跟作者互动中的经验,包括我自己思考的结果。虽然从辈分上讲,该叫她声老师,但是我这个人的观念跟别人不同,在我这里,老师除了传道授业以外必须也是值得尊重的,所以,实在点讲,a大姐与我来说,只是相当于一个婚姻介绍人,一个媒人,对于媒人,我们需得心怀感激,婚宴的时候把她拉到主宾席,但婚礼之后呢,日子还是我们自己过;而她这个媒人,在婚宴上喝多了撒泼砸场,搅得我们婚没结成,那么这个时候,你说我该当如何?

    除了作为执行主编的老王不得不留守,所有的编辑中,我是最后一个走的,这个跟她没关系,这是我对自己的一个承诺,因为我一直说,要留到最后,2011年,6~8月,整个事业工作因为她的问题,而导致停滞,整整两个月,我无法有事可做,足够了,可以了,兄弟仁至义尽,闪人。

    其实,如果说这两个月中可不可以做事情,是可以的,但是我的原则不允许,我不允许我给作者画大饼,用热血激昂的空话来控制作者的情绪,许是还有更成熟的办法,但是我承认我能力不够,我找不到这个更成熟的办法,从长远看,这个办法太冒险,跟我的价值观实在太过违背。学是有这个脑子跟这个能力去学的,但是我不可以这么做,我不能允许我自己这么做,这么做太孙子了。人人都有他的选择、底线、妥协的度,就像熊猫弟弟离开峰绘,而我却进来一样,他的原则不允许峰绘破坏他心中的漫画,而这方面我却可以。

    不是因为一时的义气,而是因为知道自己要什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存片 2011-08-31

    评论

  • 你已经不觉得自己是个傻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