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28

    听之任之阿如朵若般若波罗蜜多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760807.html

    其实知道佛教是怎么回事儿,也知道禅宗宣扬的是什么,可是就是还没达到那种地步,因为老子不是那种人。

    嗯,以上只是为了回应一下标题,其实我日志还是要写生活的事儿。

    生活中也是一样,有些事情知道该怎么做,心里清楚的跟明镜似的,可老子就是不那么做,管你他妈的爱咋咋地,这就是每个人的原则和习惯问题。

    嗯,以上也只是为了承接一下第一段,为了避免整个开头非常的没有内在暗含的逻辑性,其实昨日今日明日我的日志只要是随手写得都不会有什么明确的主题。

    只不过最近有点忙,时间紧迫到混乱,我瞬时的就有点慌,这很不妙,所以要赶紧的平静下来,气定神闲的完成一切面前阻碍到我前进的任务,所以就从数据堆里面翻出来爬满灰尘的《波罗蜜多》专辑,何训田挺厉害的,因为我听听这些音乐会很有助平静心情。

    然后我就平静了,因为现在也在听,所以题目就变成了那个样子。

    以上全都是无关的废话,你看,我还是非常能扯淡的。

    那天买菜回来竟然碰到小伟哥,然后惊讶的知道他竟然已经毕业了,想想也是哈,专升本之后好像似乎的确要比我早半年滚蛋,但是依然有些惊讶,然后产生一点我自己也觉得奇怪的不舍,难道我也爱他?厄……这并非不可能。他找到工作了,去x泉,跟孙大路一个公司,靠,这下热闹了,如果我真的能去ubi,那么大家就会在上海那个暧昧的都市进行粉红色的聚会,到时候齐跳黄浦江是指日可待的。

    然后再说说,其实我的确是个感性到任性然后感情非常容易波动的人,只不过大多数时候我都非常能克制,所以你如果看到我在紧锁眉头默默不语,那不是我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没有当回事儿,而是我在尽力压制我自己,因为我不知道我一冲动会干出什么把别人灭门的事情来。

    所以,基本上我在心里面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4位数以上的人了。

    马的……我到底想说什么……

    哦,对了……关于毕业设计和论文的事情,可能最近我们就会选导师,我准备弄完了就赶紧回去准备,最好我现在想的论文方向导师能通过,不然我就杀死他。

    还有,刚才看了鼎子的新日志,觉得蛮好,青春的回忆,或者引申到旧日的回忆,就应该是这样的吧,我曾经的私人日记本也忠实地记录着一些一样的东西,假期回家的时候无意中拿出来翻看,就会被立即从内心扯出来那些昔日的心情,然后经常就在窗户前呆呆的坐一下午,当然了,那就不仅是只在回忆日记中记录的那些事情,而是由此弥漫开来,很多可能已经遗忘很久的小碎片就会从记忆深处的褶皱里面飘出来,组成了让我完全无法移动的庞大的细节军团。

    至此,别人的日志也拥有同样的作用,而且我觉得他特别适用于那些对自己不怎么诚实但实际上在内心还是有回想的渴望的人,即使对于我,别人对他们自己的过往的纪录,也可以产生让我修补记忆裂痕的效果。

    哦,其实还是有个事情要说,不过,带到明年初可能更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风扇与花朵 2008-12-28
    12.28 2004-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