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02

    嗨,风~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878895.html

    寒假过了一半了,我靠,你看,生活真他妈的快。好吧,以上是我的口头语,不过我总会发自肺腑的这样感叹。

    在家挺不自由,总要受管制,或许你会说,以后走上社会了受到的管制会更多,但是也就是因此,我现在所拥有的这半年时间或许才是我最后的疯狂,也应该是我最后的放纵阶段了,马的,你不让我现在想睡就睡想吃就吃,我以后哪还有时间能这么玩儿?

    回来之后基本上没做几样事情,张居正看了2本,还有2本,积攒的电影也就看了3、4部,嗯,倒是又画了一些书签,回重庆之后估计就会当生日图全部送掉,过年这些天除了吃饭,就是出去拜年,说实话,我挺草鸡这样每年例行一次的走街串巷,但是都是亲戚,不去就太不够意思了,其实我想跟同学还有朋友们见个面好好说说话什么的,但是估计我这些伙计们,他们大多数人的情况跟我也差不多。

    回来之后,就出去大逛了4次,一次是跟我老弟在市区腹地漫无目的的逛,一次是跟老毕在老市区和海边漫无目的的逛,一次是晚上跟轩子喝完酒吃完烤肉后大半夜的转观象山,一次是跟阿琴看电影完了从海边乱转回老城区。

    这4次,我也才渐渐地把自己和自己深爱的这座城市又重新嵌合在了一起……我流落他乡太久了,我都找不到自己了,按说,大学四年的日子,应该是我脱离家人的精神依托完成自我塑造的一个阶段,现在的我应该是比4年前更果断和坚定,应该比4年前更能清晰的确定自己的追求、信念、目的等等诸如此类的这些吧,可是为什么,我却无法轻易融入我所珍视的城市的生活呢……

    阿琴一直是我时常会想念的人,但是基本上不怎么经常联系,这里面的原因很多,毕竟大家都是在为自己的生活奔忙,这个是最重要的吧,年底的时候,她因为工作的关系又能经常上网了,那段时间,我们在网上聊的东西比大学前面那3年里所说的话的总和都多。她说我是她唯一不设防的异性朋友,我说你也是我最好的女性朋友了,我们认识将近7年来,头一次这么直白的说话,说实在的,这些话有些许的肉麻,但是在我听来是很受用的,能有这种信赖,我是没有奢望过的。但是这些并不是发生在现实中我们面对彼此的情况下,这个场景,让我想起高三毕业的那个夏天,我第一次跟她说我喜欢你的时候,也是在qq上。生活总是会在你不经意间产生些小反复和小重叠,而这些总是让人禁不住的唏嘘。

    我突然想说,实际上我跟阿琴并不十分了解彼此,不过,我跟虫子也不是很了解彼此,但是我们却是好朋友,我跟阿丹说的话,甚至是体己的话,我跟虫子之间都甚少说,说过的类似的话数都数得过来,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虽然我跟阿丹的关系蛮亲密,但是在我感情上,我跟虫子的距离要更近一点,这种事情说不清楚的,按照虫子的话说,就是心理距离近。我跟阿琴,或许也就是因为维系着这种心理距离吧。

    嗯……心理距离,满奇怪的一样东西。心理距离不关乎性格,就像我跟泉,跟阿琴,跟老莫,跟虫子,我们的性格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这个东西真的说不清楚,他的存在是我时常所说的缘分呢?还是我时常所说的日久生情呢?只是我知道,因为有这个东西,他让我跟泉甚至一个学期连一个短信都没有联系过的情况下,再次见面的时候基本上并没有多少生疏的感觉,当然,我们不得不面对的就是我们相处的时间比以前少了太多,对现在的彼此的行事作风并没有多少了解,不过,这很重要么?

    虫子曾经说,朋友是在某一段旅途中并肩的路人,到了各自的路口就会分道而去,如果按此说法,那么他所说的心理距离应该是近似于我所说的日久生情,但是我们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一直坚信感情虽然是会发生变化的,但是并没有那么脆弱不堪,我承认我是个理想主义者,因为我相信永远,即使受到多少残酷的打击,我至今仍然坚信这一点。所以,如果在我来说,心理距离的相近,应该是我时常感受到的那种感情,就是亲近,就像高老师虽然不是我最喜欢和敬佩的老师,但是却是让我觉得最亲近的老师。

    那天,我跟阿琴见面,看电影,然后在老街中穿行,在餐馆吃饭,我们说了很多话,可是我总觉得有更多要说的话堵在胸口,但我宁愿先听她说完。其实我要承认,直到现在,我对阿琴的感情,依然是比朋友的这种感情要多一点,或许曾经我怀疑过,就像我怀疑过我跟泉以后会不会分道扬镳,但是当阿琴再次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发现,我依然喜欢她,这种感觉一如从前,我曾经以为它改变过,但是事实上,没有,从高一开学的第一天起,就从来没有改变。

    唯一改变的,是我处理这种感情的态度,因为,我觉得我们彼此拥有这种信赖,已经让我足够幸福,不管以后我们变成什么样子,或许以后她站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的心不会再有咚咚的狂跳,但是,我们仍然是好朋友,我很知足。

    冬天过了一半了,还有很多梦在等着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劈柴院 2009-02-02

    评论

  • 老阿飞永远都是好人啊。
  • 恩,感情这事是说不清楚,即使可以枚数其中因素,但也并非就此简单。

    老子就是喜欢跟肥仔交朋友,这有什么办法。
  •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