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18

    猪油回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943171.html

    经历了30几个小时的沉闷旅程之后,我又回到了重庆,不过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在今年6月之后彻底离开这个鬼地方。

    说到这次旅程,还是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我跟鹤鹤于16日凌晨一点半左右到达济南东站,打车到济南站,然后等早上八点半回渝的火车,要知道,此间的7个小时如果一直坐在候车厅的话后果绝对不可想象,所以我们就把行李存上之后在月黑风高夜展开我们的省会大冒险……冒险的内容就是从火车站走到大观园附近,搜寻早上6点多钟可以觅食的地脚,在2个警察的灼热目光之下横穿6车道大马路,在衣着时髦的情侣身后装农民兄弟,我们是来自媳妇镇温柔乡王哥庄会前村儿的养蚂蚱小户老孙头和村公办的张会计!哈哈~~~~哎呀张会计~你看那个楼~天安门也就差不多这么大吧?哦呦~~张会计~这宣传栏可比咱村的告示板大十倍阿~~你看你看!这是今年2月份的齐鲁画报~我们揭回去把咱村告示板上去年1月份的换下来吧?哎哎~大哥~你这拖拉机怎么拖着房子跑?兄弟~~~请问你的车到会前村么~~~~~

    闹完了已经是午夜2点半,我冻得下巴颏都木了,于是俩人就转身走回火车站。候车室里跟蒸笼一样,不要赞美车站的空调开得足,这么暖和完全归功于候车人群的温室效应,靠墙根满满当当的横着熟睡的人群,只留下供人穿梭的过道,这可是济南站啊……春运,这个世界人民根本无法想象的具有典型中国特色的社会现象,每年一次,我们身在其中深受其害,真想大喊日你妈妈啊!鹤鹤说,应该让欧洲那边凡是犯了事儿的就运到中国来赶火车,他们回去绝对会洗心革面,再也不敢犯罪了,太糟践人了。

    在候车室的5个多小时,我们不停的进进出出,反复穿梭于臭脚丫子的瘴气与凛冽的寒风中,为了我们的子孙,不可以停留于任何一者间太久,我很难想象在此之间我还有胃口吃下了一碗康师傅豚骨泡面。

    火车上,基本上全都是学生,我跟邻座几个同样是大四的伙计共同感叹我们即将脱离苦海,不用再遭这份儿土罪。其间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情莫过于帮一个伙计的朋友逃票,本来我们准备把这个女孩子塞到上铺跟另一个伙计挤挤,因为列车员巡查的时候是看不到上铺有几个人的,虽然说男女授受不亲,不过我们同为曾饱尝春运无票之苦和铁老大的流氓行径的无产阶级兄弟,所以义不容辞之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不过后来我们发现竟然有精神衰弱的列车员勤不着懒不着的查票玩儿,每个档他都要爬上梯子瞅清楚,所以我们打消了这个念头。随后,我们回忆起90年代经常穿梭于祖国大江南北的业务员同志他们扒火车以及逃票的英勇经历,于是就如法炮制,把那个女孩子塞到了床底下,不要说我们狠心,我们把自己的床单都给她铺到地上了,硌不着的绝对,然后用行李把她挡住,顺利的一夜无话逃过至少3次巡查,那女孩儿舒舒服服的睡到第二天早上8点多……到了白天,逃票就容易得多了。不过这里要提醒的是,不同列车厂出品的卧铺车厢,他们下铺下面的空挡有高有低,不过一般也就是在30厘米左右,所以,大胸mm和大肚子爷们儿就不要用这种方式逃票了,如果不听劝告结果被压成飞机场或者被挤出屎来恕我们不承担任何刑事以及民事责任。

    在陕西享受了最后一抹阳光之后,我们就进入了暗无天日的蜀地,我也就没啥好说得了……

    猪油回锅了……唉,又回锅了……好了,最后一次了。

    然后昨天晚上,我看完了累积了一个月的朋友们的blog,发现大家还都那样,生活上上下下,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去王国,发现这一个月的时间新人辈出,老人进步神速……立即惭愧得要命,自个闷头迷茫去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0-02-18

    评论

  • 火车那一段挺有创意,哈。
  • 终于回来了呀.我回来的时候情况也差不多的.尤其深刻的是臭脚丫和方便面的综合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