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3

    毕业设计开始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1963752.html

    星期二的时候,去了江北那边我们毕业设计导师的公司,我们组9个人倒有3个没有回来,找工作的找工作,实习的实习,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干这个了,马的,早知道我也不回来了……

    讲的时候,老师说到了拿奖和符合现实以及设计的突破问题,大体上是偏向创意的概念方案吧,但在我来说,毕业设计并不为的这些,说起来,其实是为了了我自己的一个心愿。

    在青岛的临走前2天,在拜访了爸爸以前的老师尤伯伯之后,其实我对现实以及政府的行事方式以及效率都已经死了心了,我不再抱有什么保护青岛现有人文资源的期待,因为看起来至少在10年内这一切都不过是说说而已,还是得有众多热爱青岛热爱切身生活的人共同努力才能让政府张张嘴,而且也只是张张嘴而已,况且,现在的青岛,还没有足够多的清醒地以及有能力的人,老人们倒是有能力有权威,但是最后拍板的还不是上层领导?就算历史和时间证明了老人们的正确,现实却永远掌握在当权者手中,他们只在乎自己当任时候的政绩,对于历史,都是身后事,爱咋咋地。

    我是个很固执的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随和,但是我暗地里倔,咬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撒口的,所以虽然对于这件事情我想开了,但是我依然不会完全放弃,就是说,对于这次毕业设计,我就是想圆自己的一个梦,因为我是一个爱讲述的人,所以我不愿意自己闷头做,因此,毕业设计是我一个最好的表达机会。

    我觉得,干什么事情,总要有兴趣去做才能出成绩,才能干好,对于本专业,我唯一感兴趣的一个部分就是旧城改造,既然现在这条路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实际前景了,那么我也不会干本专业的工作了,不过,如果有机会,我仍然会将它作为我毕生的事业,毕竟,这是我所热爱的生活。

    在家看《张居正》的时候,我也挺认同张居正治国的手段,就是启用循吏弃用清流,循吏虽然挑哪儿哪儿毛病,但是他能干实事儿,清流虽然人品倨傲,提之皆赞,但是他只会嘴上功夫,这种,应该就是罗胖子所说的犬儒主义者。说实在的,处在社会中的人,恐怕有点抱负的都愿意做对社会有用的人,就是说在同样能赚钱而且有兴趣的工作下,大家应该都会选择对社会贡献大的那个,那么,我也不例外,不过,我现在仍然是一清流,因为我还没有足够能力成为循吏,不过生活改变人,我觉得以后我肯定会成长的吧。

    所以说,目前我就暂且安心的当一清流,带过两年我适应了社会之后,才有努力的基础。

    转回到毕业设计的实际问题上来,我想做的不单单是保护老建筑,而是保留整体的人文文化,青岛是个殖民文化遗留城市,但是在漫长的时间磨洗中,形成和传承下来了它特有的融合式文化,其实要说的话,青岛是一个典型的港口文化城市,不过同样有殖民历史的港口城市还是有不少,上海和大连都是,那么青岛跟他们之间的区别是什么,这要从很多上面来分析,比如地势地貌,还有殖民文化深入程度,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传统民俗差异,等等吧,这还要带我去祥查资料,估计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所以,就算我这次制作一幢建筑及周边的改造,也应该以此反应和延伸出一种整体的态度,所以……目前就让经济利益一边去吧,我操他八辈儿祖宗阿~

    最后说句老话……任重道远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