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07

    青岛里院的形成等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2015245.html

    因为毕业论文要写关于里院的东西,所以专门去查找了一下,但是发现目前网络上能找到的公开资料只是零星的碎片,所以就有很多问题出现了。

    首先里院开始产生的确切年代到底是什么时候?

    大多数资料都引用了这段话“青岛的"里院"大多建成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根据1933年青岛市社会局统计,当时全市的"里院"有506处,房间16701间,住户10669家”,但是其后我在王铎先生(介绍说是青岛市著名文史专家、青岛市作家协会会员,但是我并不清楚研究青岛文史的专家们)的一期访谈中看到其介绍说“里院是青岛最早的民居,是1910年到1935年间建成的”,这样又提前了10年,这不禁牵扯到德国早期在青岛的规划,城市档案论坛上的颂山先生的一篇文章里提到“德国人1898年对青岛的布局和道路设置作了规划,在小泥洼北的埠岭以西设了台西镇,在凤台岭以东杨家庄附近设了台东镇”,不知道此时的规划牵扯到的其他部分是怎样的,在下面的文中我又知道了“1897年德军侵占青岛后,首先占领栈桥北的青岛口和青岛村,还有团岛东南的小泥洼,他们把这里的农民赶走将土地全部征占,作为德国人和西方人的居住区,不准起盖华人居住房屋。1900年后他们又先后将大、小鲍岛和两村之间的孟家沟的土地全部征购,旧房拆除,划小片拍卖,筹建大鲍岛新的中国城”,这里,王铎先生的访谈中谈到“青岛在1900年的规划上,把青岛分为两个区域,一个区域叫青岛区,青岛区就是从前海一带向北走,到今天的德县路一带,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范围,叫青岛区”,不知道另一个区域叫什么,是否就是前面所说的大鲍岛新的中国城(即大鲍岛区)?还是除了青岛区以外的包括大鲍岛区和台东台西镇的所有中国人居住区域?(或者,王铎先生谈话中谈到的分区,只包含已经形成市镇村落的区域,因为松山先生的文章中提到那时候台西区还只是在规划中出现,并没有形成实际的村镇)然后,颂山先生的文章开头说到“德国占领时的青岛市区像一只张开翅膀的鸟,中心的头胸部在观象山和信号山以南,是德军衙府和欧人居住区,腹尾部在大小鲍岛是中国商贾和有钱人的居住区,东西两翼——台东镇、台西镇,就是小商贩、穷人、工人和苦力的栖身区了。”,这里面就存在疑问了,大部分资料中表示“青岛的“里院”,以其历史原因,完全是中下层市民的聚居地”,并且这一点在王铎先生的另一篇文章中也明确提到了,那么据我所知,四方路一带旧时也属于大鲍岛区域(劈柴院也属于吧?),如果按照前面所说的,包含今辽宁路的小鲍岛也划归大鲍岛区域,可是这里现存了众多的里院,怎么也难与有钱人挂钩。这里产生的疑问是,青岛区内是不会出现里院建筑的,那么当时的区域规划划分到底是怎样的?到底是怎样的一种需求才会产生里院这种民居形式,那么里院到底最先产生于何时?产生于何地?就算是按照王铎先生所说,1910年开始出现,那么大鲍岛区在1900年到1910年间的民居是怎样的?1910年德国第二次规划青岛,难道是这时候才产生里院的么?

    然后,王铎先生的一篇文章里有一点说明:“青岛的“里院”,以其历史原因,完全是中下层市民的聚居地。居于“里”者,多为旧青岛各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小职员、下级军官、公路铁路员工以及警务人员、小商贩、教职员工、小手工业者、产业工人、人力车夫等。他们或以家族形式,或以同业形式,集中租住一“里”或数“里”。如海泊路34号的广兴里,是青岛市占地面积最大的“里”,拥有房屋三十余间,上下两层,三个出入口,几乎全由饮食行业人员租住,经营各种糕点食品及特色面食,故有“小饭市”之称。所谓“院”,主要是指下层市民居住所。如平民二院(现西藏二路一带,现已改造)、挪庄、劈柴院、西广场、台西马车院等。这些院中的居民数多以千计,在旧青岛被称为“贫民”。他们多来自青岛的附近县份,其“职业”大多是“闯码头”的(在大、小港打短工)、赶海的、卸盐的、捡破烂的、拾煤核儿的、拉大车的、沿街叫卖的、剃头匠及各种小工匠等。”,那么,“里”和“院”到底真的是建筑形式上的划分呢,还是仅仅是功能名称上的不同。

    在里院产生的功能需求上,王铎先生的谈话中有一些说明:“这些房子就是当时的“经济适用房”——里院。建筑商在设计里院的时候是多功能的,它可以出租给住家过日子的人,还可以出租给公司、个人创业者、教师、警察、职员这些人,体现了它的多功能化。比如在小港一带,里院大部分都是货栈,里院里面有一个天井,放一些货样,如:大米、花生、白糖等,集中在院子中间。为什么里院一户是一门一窗呢?一般一个公司就是一张床、一张写字台、一部电话、几个人就够了,所以一户就是一门一窗。”,好了,这里部分解答了里院出现的功能需求条件,还提到了建筑商,那么问题就是,谁最先设计了里院?

    然后又一个问题,里院这种居住形式后面是怎样继承和发展的?他到什么时候开始停止建造?1922年,北洋政府收回青岛,1931年,沈鸿烈任青岛市长,并在任六年,其间,沈鸿烈领导在西镇建设了8处贫民院落,民间称为“八大公馆”,那么,这8处院落是否依然是里院形式?前面所说,里院形成于二、三十年代,那么,此后是不是就没有再建设里院了?

    关于里院的形式,这篇来自sina文化频道的文章有一个目前能找到的相较全面地描述。

    《象形城市》:青岛,你为什么这么粗心?

    相比较于德式建筑是青岛的被动西化,里院是青岛对西方风格的主动拿来。一百多年以来,在青岛市河南路、云南路等地现存的数十家里院中改良的西式楼房里,青岛人享用着中国上下五千年来的”同居之美”。里院是二到三层的木头结构房子围成的一种院落,上面巴附着横瓦的瓦顶,门窗基本都开往一侧,说白了就是直排竖分的西式商住一体楼房和中国传统四合院围合式平房相结合的怪胎。全楼无论同居着多少户人家,共享的都是一个水龙头和一个厕所。当年因历史原因,里院完全是旧青岛各机关小职员、小商贩等中下层市民的聚居地,生活在一起的大家相互帮助互敬互爱,唯一缺少的是隐私保护。邀想传说中的崂山道士辛苦学艺,为的也就只是能够穿墙而入。这种洞察他人隐私的愿望,一脉相传着人性中渴望交流的部分。而粗率的个性却忽略了彼此尊重的空间。

    那么,里院一出现就是这个样子呢?还是后来逐步改变成现在所呈现的这种形式呢?还有,直排竖分的西式商住一体楼房的具体形式和功能供给是怎么样的?还有,宁波路上的一些院落,旧时是妓院,他的院落纵深狭长,每层有一个公用的厕所与水龙头,这是不是应该是一种里院的从功能上出发的变种?

    嗯,目前就是这些问题,剩下的立即会出现的街区规划上的一些问题,待我详细阅读了所收集到的资料以后再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蓝白红 2013-03-07

    评论

  • 对自己的家乡研究的好细致啊!!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