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7

    昨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2152322.html

    昨天下午老徐搬回了黄桷坪,过去帮他收拾了一下东西,生活如流水,之于老徐,也从他身上感到了那无奈的流逝。

    晚上阿丹来电话询问“非”酒吧(原凹凸酒吧)是否有演出,我不清楚,就电话了一下杨狰狞,得到证实说是王磊过来了,对于王磊,我早有耳闻,南方摇滚界领军式的人,出名很早,一直在做电子乐,不过我从来也没有主动去找点他的东西来听,所以还是很感兴趣,给老徐一个电话之后我就跑过去了。

    天下着小雨。

    去了之后发现屋子里已经被电子器材从门口开始占了一半的空间,人则寥寥,楼下就十个人左右,本来也是,非酒吧的地方非常小,这也是大一的时候我总喜欢来凹凸的理由,小,安稳。

    跟杨狰狞聊天,扯淡,吹牛,他已经搬家了,跑到沙坝那边去了。

    之后就是穿得非常牙买加的王磊开始摆弄电子合成器,旁边有另一个瘦光头在用mac笔记本作很多视频画面,然后从投影仪里打到门口仅有的一小块空白的墙面上。王磊来重庆是要去解放碑那边演出,可是似乎非酒吧这边有认识的人,所以就过来玩儿一下而已。

    还好还好,一晚上我都high得很,我对节奏非常热衷的。

    后来,老徐,阿丹,都过来了,继续扯皮……

    其实……不为了听王磊的东西,就是想,找回一下当年的某些感觉。

    因为我很久没有出来跟朋友们这么堕落一下了,自从,那个黄金时代结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