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3-07

    蓝白红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229848205.html

    直到在地铁分别的那刻,我也没跟小炎表白。

    理由很简单,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4年会发生什么,所以,说了有什么用呢?紫云那天听到这个的时候,简直暴跳如雷。

    好吧,最真实的的应该是,我的自卑和不自信,一直伴着我左右,直到马上而立了。

    其实这么多年,觉得自己好歹还是比以前成熟了一些,不论做事还是做人,但是就感情这一点上看,我反而是倒退了,所以以此类推的话,实际上我这些年并没有从根儿上成熟起来。

    至少以前面对琴和杨,我还是表白了的,并且被婉拒之后并没有放弃,前者8年,后者一年多。

    不过我承认,这两段的失败,给我的影响非常大,我并没有越挫越勇。

    现在再去看,杨这段原因其实比较简单,就是当我就在成功之遥的时候,突然发现其实杨这种女孩儿并不是我想要的。那时喜欢上一个人,几乎全凭第一感觉,不过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我都属于慢热型的人,喜欢上一个人必定是经过很长时间,跟杨,也是同学了一年之后才表白的。这个模式写下来的话就是:这个女孩儿让我眼前一亮——带着某种瞩目而相处。因为是这种以喜欢的前提去了解和交往的,所以其间实际上会自然忽略很多东西,结果,当关系越来越近的时候,就发现了对方身上有一些我无法接受的东西,然后我就跑了。

    当时并不知道什么叫做磨合,也不懂交流,可以说那个时候单纯,也可以说那个时候愣头青,我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或者这么说,年轻的时候,特别容易把对方理想化,所以当理想和现实产生偏差的时候,就落荒而逃。

    而琴的这段,之前在别的地方写过,因为是高中,那个时候更为单纯,本身高中那种周末和假期都要在一起画画的日子,导致三年同学真的就是在一起几乎就是3x365天,所以我们相处的时间真的是相当具有连续性而且很长;而高三毕业表白失败之后,作为恋人未满好友之上的这种关系,我们又相处了很多很多年,彼此之间非常熟悉也互相信赖,已经类似于我和虫子还有德泉的那种,一年不联系,回家见面感情也不会淡。

    所以,最后其实琴已经成为我的一种感情寄托。我感觉毕业工作以后有一段时间,我们已经走得相当近了,但是最后还是因为无法在一个城市,所以不可能继续。所以琴最后拒绝我,这一段8年的感情结束,给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之所以说是影响而不是打击,是因为中间其实我也有点累,因为我已经表白过一次,然后之后关系又这么近,愚笨如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开口,而且,说实在的,我不知道怎么对别人好,所以实际上我觉得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就是说,我没对追求琴这件事做过什么实际的事儿;并且从客观上刚才讲,我们无法在一个城市。琴是比我现实的多的人,但是我并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说到底,我一直带着那一大份幼稚的理想和感性。

    但是刚才也说了,那个时候,琴已经是我的一种感情寄托,当我在逛街的时候,当我看到一些好玩儿的东西的时候,我总会在想,咦,这个很适合琴,于是买下来,放假的时候带给她。而当我失去这个感情寄托之后,我再看到有趣的东西,却已经没有了可以送的人。

    以前有个星座表现什么的帖子,虽然星座这个事儿很没谱,但是那个里面写的摩羯座的确很像我,表达爱意的方式就是就是“买给你,买给你,买给你!”。

    我说过我不相信爱,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是这样,当然了,或许是我不懂爱,我不知道怎么去爱别人,所以很多时候,我喜欢一个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就算去追求,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经常导致的一个事情就是,我会去寻求“术”,因为我不懂“道”。

    所以现在看来很多执行层面的问题,实际上真正的原因恐怕是核心问题没搞懂。

    好像有点跑题,拉回来……好像根源并不是对于爱的理解的问题。

    说回没自信,对,的确就是没自信,第一点直接来说的话,就是我不是特别清楚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对方喜欢的地方,我一直是属于气场不强的人,所以我不知道我是否有个人魅力;然后第二点的话,可能是怕承担责任,从一个实际的角度讲,喜欢一个人,就是希望对方幸福,而达成这一条至少是两个大的方面,一个是精神一个是物质,其实客观来说,精神层面我觉得我倒是有点自信,如果正好是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那么这方面会更容易同调,而且虽然我不是特别会找话题,但是自认还不是一个特别乏味的人;然后作为一个金牌垃圾桶,我是一个极为称职的倾听者;然后从体察对方心情来说,我的确不是那么的会安慰人,在察觉别人情绪方面,我是有那么一丝敏感的,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做,我并不是太在行。

    那么,然后就是物质问题,这点对我来讲,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作为一个比较缺乏安全感的人,实际上我对物质是有一定要求的,但是这个要求只是一个底线原则,虽然说钱越多越好,但是实际上只要能达到一个维持基本生活的水平线,我就能满意了。而物质欲望在我这里,也是可以随着手中金钱的多少而浮动变化的,有钱就花,没钱不花。而且前面说到,我不是一个特别务实的人,所以经常性的,我会因为寻求精神上的满足而在物质层面做出让步和牺牲。

    然后这点上,怕是一个比较大的分歧。我一个人是可以这么活的,但是如果一旦是两个人,那么我必须负责维持两人生活的物质水平,就算对方并不要求你这些,但是这点在我这里是必须的。

    当然这并不是说不接受裸婚,或者结婚很多年还租房子住这种短期问题,而是……这又牵出我的另一个性格上的缺陷。

    就是,好听点叫做容易满足,不好听的就是缺乏上进心,懒。

    从长远来看,我不确信我将来会达到一个怎样的成就,其实我是一个特别容易被温水煮青蛙的人。

    但是我不能要求对方也跟我这么着过日子吧。

    所以,一旦是两人,我就必须抛弃很多原来的生活方式,甚至是价值观,这是我纠结的地方。

    但是实际上这也可能是我庸人自扰,另外,如果我真的那么喜欢对方,很多妥协也是必须的。

    突然觉得有点乱……让我先静一下……………………我觉得我可能又钻牛角尖了。

    还是回到小炎这里吧。

    认识小炎,已经有4年了,当年她还是个刚进大学的小姑娘,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特别深的印象,而且之后的联系并不多,应该说是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联系。我曾经因为记不得她是谁,而差点把她从qq上删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最多算是熟人。但是因为她是漫画专业的,所以出于一种职业天性我对她们的大作业很好奇,记得有一次我去北影找汤宵,还拖着他一起去小炎的工作室找她,虽然那天她不在,那是汤宵毕业时候的事儿了。

    这样一想,起先关注她,是因为她在学漫画吧。然后我已经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算是比较频繁的见,想想也并不频繁……我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她毕业那会儿?

    可能也不是,因为我的记忆里还有她骑着车子停在我面前的画面,那个时候,我对她,应该就是一个作为朋友的漫画编辑对一个将来想要从事漫画创作的朋友的关心吧,毕竟漫画这个行业……

    就是这样,3年的普通朋友关系,感情上没有过什么变化。

    不过我终于想起来了那个早晨,我跟猴子在小炎的小房间里呆了一个通宵,猴子早就熬不住去睡了,而我跟小炎在看互相推荐的电影和电视剧一直到了天亮,然后我说,要不要去我那里考东西。

    于是我骑了将近40分钟的自行车驮着她去我住的平房,车前胎没气了,我们走走停停,到北新桥的时候我已经累得半死不活了,小炎在挑了我硬盘里的电影等着慢慢拷贝的过程中,就躺着我那张杂乱的床上睡了。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吧,看着小炎睡着的侧脸,可能就是那个瞬间,我觉得,我有点喜欢这姑娘。

    与之前不同的是,我很清楚我喜欢小炎什么,带有男孩子气的性格,做事利索,求知欲旺盛,大部分情况下遇到事情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解决,比较独立有主见,虽然外表看上去好像还是高中生一样,但是内里藏着我估计不到的能量,这种能量和她未来所拥有的可能性,强大到,强大到我觉得我一不留神就会落在她很远的地方。

    我喜欢这种姑娘。

    但是随着交往越来越多,我渐渐发现,小炎的状态还是未定的,她的未来有着非常广阔的开放性,而且她本身也没特别明确自己想要什么。这是因为她的求知欲,也是我喜欢她的地方,但恰恰是让我纠结的地方。

    7年前我曾经写道,人生就是一次次的偶然所组成的必然,我们在生命中的某个节点被一个小球撞开,然后奔向另一个方向。

    其实从在公司慢慢稳定下来之后,我就在筹划,瞅机会把小炎拉过来做编辑,那个时候她刚毕业,虽然学的是漫画,但是并没有定下来要做什么,而从我对她本身能力以及漫画行业的判断,做编辑是一个既能从事理想又能保证生存的工作,而且她本身也想要试试。

    我已经事先和ss打了招呼,也终于等到公司想要招新人。

    然后夏天的时候,我拖她去看日本电影周,她告诉我她准备去法国念书。

    这让我更喜欢她了,因为从机缘巧合而给她造就的这个机会,到她下决定,期间是非常短的,并且之后她立即投入了实际行动,报法语班,找中介。超强的行动派,这事儿做的太利索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想,我要不要做那颗撞她的小球。

    我承认,之所以我一直没跟小炎表白,的确是因为之前两次的影响,潜意识里,我表白了之后都没什么好结果,然后就让我之后采取了所谓顺其自然的态度,感情强求不来,所以对方要是愿意自然会跟你走到一起。

    但是这并不是说,在喜欢小炎这件事上我什么都没做,有机会我就会找她,看电影,聊天,吃饭,或者随便逛逛,包括夏天时候死皮赖脸的去她住的地方蹭睡,做饭,甚至在她已经决定要去法国之后。

    因为我希望她出去,虽然她年龄也并不小了,但是她还没找到她确实想要的东西,面对这么多可能性,已经不是“为什么不”的问题,而是“必须”出去。

    所以我只是想跟她多呆一些时间。

     

    为什么不表白?这么说吧,表白之后无非两种情况,她接受,或者不接受。我不知道我对感情这种事儿是敏感还是不敏感,但是我总是怕会错意,所以如果没有人明确的说喜欢我,我从来都不敢正面的去解读对方的各种行为。所以我并不能确定小炎对我是一种什么态度,我面对在乎的人的时候,是非常怕失去的,如果她不接受我,我不知道该咋办,尽管与多年前相比,我现在能把自己的态度调整的更自然,但那也仅仅就是表面上的自然。有的人对待感情是轻松的,或者是因为经历很多,所以可以看淡很多事,ss也曾经跟我这么说过,说我太在乎一些事了,其实那些事并没有那么重要。但是我就是这样子,有些事我无法那么容易放下。

    虫子和葵子也不止一次的跟我说过,不管结果如何,至少谈一次恋爱,其实这事儿说的简单,我无法对我不喜欢的人产生信赖,但是我喜欢上一个人,真的要很久……更何况是现在的我。对待感情这种事儿,我还是比较传统,每一次我都是非常认真的。

    现在想起来,有两句话其实在潜意识里对我影响挺深的,一个是《东京爱情故事》里面,三上对莉香说,你不觉得你的爱太沉重了么;另一个是张雨生《再见女郎》里面的一句歌词,爱她就要让她自由。

    这么些年,虽然我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但是身边朋友们的种种倒是看了很多,因为追的太紧,爱的太重而导致的争吵,离散,不停的在上演。

    平等,信赖,尊重,独立的人格,空间,这是我对感情的要求,也因为性格的关系,对待感情这种事,我非常的谨慎,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完美主义在作怪,我承认我的心很重,也不止一个朋友评价我说我想的太多,但是如果我不把我能想到的问题都考虑到,我就会处于一种不安定中,有一种不安全感。

    这种不安全感和不自信,也衍生到了接下来的问题上,就是就算小炎接受我了,但是她依然还是要出国四年,四年,时间是很厉害的,四年里会发生太多事,我们都会变,而且我确信,小炎会在这四年里得到很多,她会找到她真正想要的东西,就算是作为朋友,当我们再见面的时候,都要重新认识对方。

    而且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所以表白了会怎样呢,不接受,两人会不会带着一份尴尬分离,或者并不存在在这种尴尬,而是成为像我跟琴那样的关系,或者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朋友;接受,依然要分开四年,承受这四年将要带来的所有未知。

    这一切,都是从我单方面出发的考虑,话说应该从小炎的角度考虑,但是这里面有两个未知,一个是,我不确定她对我的态度,所以我就无从考虑她的感受,如果她喜欢我,那么表白这件事是不是会让她安心?如果她并没有那么喜欢我,那么表白这件事是不是会对她造成困扰?另一个,是她还没找到她想要的东西,所以我更无法知道给她什么。

    但是眼下,她想要去法国。所以,我能做的就是,不在感情上面给她找麻烦。

    包括在她学法语和准备签证的期间,即使我很想她,但也并不经常找她,我不想打扰她。

    不给她压力,不紧紧追逼,不想让她感到被束缚。

    不仅是对待我喜欢的人,对待朋友我也是这样。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属于自己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最后做选择的依然是自己;所以尽管我会针对感情的轻重而对不同的朋友尽到不同的责任,但是我从不逼迫和勉强别人。

    对待朋友和对待喜欢的人,唯一不同的是,如果小炎说现在需要我,我会立即飞去法国,扔掉所有的理智。

    因为想太多,所以我总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安全区里,永远不会破釜沉中,这是我性格中所缺少的魄力。

    但这是我很难去改的思维习惯,因为我觉得并没有那种敏锐的瞬间洞察一切的观察力和分析能力,对于一个不聪明的人,能做的只是花更多的时间,想更全面的问题。

    我不是个赌徒,但是我多希望我是个赌徒,或许那样,我就不用在这里写下这些了。

    我承认我有些后悔。

    因为即使像现在这样没有表白,我可能也已经失去她了。

    我很想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笨蛋!该去表白的啊!没有那么多想的理由,最后三句话,才是你这篇文字唯一的真心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