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5-18

    2013-05-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233956805.html

    放假三天回青岛了,所以没写日记。

    其实也没啥好写的,第一天早上赶火车,累得要死,不过因为还是睡了几个小时,所以加上火车上的4个多钟头,觉算够了。出了火车站,把紫云领到海边的公交站就由她自生自灭了。

    第一天,吃樱桃吃草莓,帮我姑拍了缝纫机,跟我爸去阳信路看了买的房,还好,总算是熟悉的地方,而且地角好。

    第二天,跟老娘去团岛市场买菜,吃饭。

    第三天,回了四方路看看,啥也不想说,围着整个地块转了一圈,能进去的院儿都进去看了一遍,每间房能进的都进去了,只能用心下凄然来形容,到现在我也不想详细描述我的心情,扛不住。

    然后就是给公司那帮吃货买东西,跑到佳世客去就为了给烟烟这孙子买她传说中的真空包装的烤鱿鱼,尼玛我找了一圈都没找着,打电话才跟我说是在黄岛店买过,我就日了,这就好像我跟你说我要吃回龙观龙锦四门口晚上出摊的那个红衣服大娘卖的煎饼果子一样不!靠!谱!你!大!爷!的!!

    浪费老子时间,于是顺路去南京路消防队等阿琴下班,晚上在火车站必胜客跟小静碰面一起聊大天。

    三个愁死人的大龄单身各色青年……李刚这孙子还加班没来,妈的下次宰死他,个我们之中最有钱的主儿。

    第四天,早上吃了两股油条俩茶蛋一个馅饼一碗豆腐脑,开车前半小时从家走,5分钟就到了,进站上车一路睡到北京,期间起来两次拉肚子。

    到了公司就有点顶不住了,一直蹿稀,最后拉水。下午早下班顺着ss的车,路上完全就倒了。

    于是晚上开始发高烧,小河帮我烧了一壶热水扔屋里,又帮我拧了湿毛巾。

    完全睡不着,从前一天8点开始,各种折腾,各种噩梦,感觉自己快被撕碎了,麻痹的好几年没发这么高的烧了,感觉都不太一样了,可能毕竟年纪大了,我想想要是等我老了得上个什么绝症,绝逼扛不住,你不给我打镇痛剂可能直接就去跳楼了。

    估计是早上8点左右,终于消停睡着了。

    12点醒了,除了头有点昏沉,其他一切正常,但还是请了一天假。

    然后就打扫房间洗衣服,做了夏侯惇跟量产铁人高达。

    今天上班,生龙活虎精神百倍,我操,这发烧到底给我烧掉些啥啊……

    几乎2天没吃饭,但是体重一点不见轻,但是下班时候照照镜子,脸的确是削下去了,不过肚子……

    因为攒了2天活,所以今天忙到死啊我操。

    新月湖合同发过去了,开始等着扯皮吧。

    新一期杂志到了,球闪上刊。心下忐忑,虽然球闪是我最上心也最耗力气的一个项目,但是还是有很多能力不济以及其他因素导致的问题,现在回头看这个第一期,很多地方我真的好想钻地缝,因为头几期我参与很多很多,也因为李小山同学是新人,一遍做一边学,所以很多地方只能靠我,这也是我掌握最大自由度的一个作品,所以其实也算是我的第一个作品,这种情况下来说,我也是新人。

    但是丑媳妇始终要见公婆,尽管有很多掣肘,很多自己能力不到的汗颜,但我真的尽力了,我基本上是跟对待我自己创作的作品一样对待球闪的漫画项目,我把我所拥有的知识全都用上了,我把我能权衡的原著党和普通读者党的分歧都最大限度的权衡了。

    这一年,球闪是我唯一一个投入百分百精力做的作品,但是现在就算读者不说啥,我已经看到了很多问题,虽然这些问题都可以用“毕竟是半年前做的,那时候不够成熟”来做理由,但是毕竟是不完美,我倒不是说一定要做的很完美,但是总是想把能解决的问题都解决掉。

    当然,人总会在变,很多问题当时看不到或者觉得无所谓,现在看来就很有问题很有所谓了。

    所以我只能做好心理准备,准备硬抗接下来读者的各种讨伐了。

    虽然我参与创作很多,但是在这个项目上,我的位置是编辑,所以在对待读者的心态上,还是跟身为作者是不一样的。

    而且虽然这么说好像很不负责任似的,但是在球闪这个项目上,我的心态也跟我负责的其他项目是不一样的。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不管读者之后会喷成啥样,我认为就算是这个我自己觉得问题百出的球闪漫画,也绝逼不是一个烂作品,而且作为改编作品,绝对对得起大刘,对得起这部作品的原著。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对得起原著党和普通读者,因为身为一个原著党的我在作这个作品的时候,不停的换位思考。可能会对不起信任我的ss和贝贝,特别是老板,因为有可能收不到足够的经济效益。最对得起的是绘画作者李小山我这小兄弟,哥能教的都教给你了,而且我在你画球闪的期间,给你争取到了很合理的稿费,让你拿了一份凭良心说是很从容的收入了。

    我尽力了,我对得起所有人,第一次我觉得不管最后成果是啥样,我问心无愧,你怎么骂我我也可以挺直腰板不脸红。

    这种理直气壮的感觉,还是挺好的。

    但是以后我还是不会在所有事情上都这么干,因为人生苦短,所有事儿都你一个人说了不算,想要更自由,就要付出更多,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必要付出那么多来换去一丁点影响不大的自由度。

    好吧,这是我这辈子到现在都逃不开的“性价比”理论。

    然后今天就没啥大事儿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柳树 2014-05-18
    2009-05-18
    人·生 2009-05-18
    完结 2007-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