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7

    浅谈关于青岛旧城民居形式中里院文化的形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2416544.html

    毕业论文终于完成,现在就发在这里。

    因为对青岛历史并无全面系统的了解,所以漏洞百出。

    更重要的是没有明显论点,这点虽然自己心里清楚而且虫子也提醒过,但是无奈心有余力不足。

    现在这个,只是为了混文凭的东西,所以收起良心而放肆的表露不严谨的态度。

    在此感谢给与支持的台东大叔,琴屿飘灯大哥,以及青青岛社区城市档案论坛上各位前辈,还有帮我翻译英文简介的老五,我爱你们。

    严格来说,这只能算是一个资料汇编,但是目前就先这样吧。

    ==========================我是异常沮丧的分界线==================================

    浅谈关于青岛旧城民居形式中里院文化的形成
      
      
      青岛地区昔称胶澳。1891年(清光绪十七年)清政府为战略考虑而在胶澳设防,青岛自此建置。1897年11月,德国以“巨野教案”为借口强占胶澳,并强迫清政府于1898年3月6日签订《胶澳租界条约》,从此,德国在青岛实行了大约16年的殖民统治,虽然在青岛近代殖民历史中,这段岁月并不算长,但是却给青岛这样一个中国的港口城市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一个城市的特色和性格是由城市理念系统、城市形象系统和城市行为系统的特色总和构成的。其中,历史文脉的传承和历史记忆的重建和保留,是一个城市的深厚积淀,正是它构成了一个城市自己独有的面貌,而建筑就是一个城市历史传承的文脉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记录和延续着一个城市的记忆,就像冯骥才先生说过的:“承载这些记忆的既有物质的遗产,也有口头非物质的遗产。城市的最大的物质性的遗产是一座座建筑物,还有成片的历史街区、遗址、老街、老字号、名人故居等等。地名也是一种遗产。它们纵向地记忆着城市的史脉与传衍,横向地展示着它宽广而深厚的阅历。并在这纵横之间交织出每个城市独有的个性与身份。我们总说要打造城市的“名片”,其实最响亮和夺目的“名片”就是城市历史人文的特征。”
      
      所以,在全国轰轰烈烈的旧城改造中,保留城市记忆,延循城市文脉,已经成为不容忽视的重要课题,而要确定和理清这种城市的文脉,就必须了解和研究这个城市的历史。
      
      就像开头介绍的,德国的这次殖民统治,对青岛造成了深远的影响,青岛整体的城市格局都是奠定在德国占领时期的早期规划基础上,所以,在青岛,你会看到众多遗留下欧式风格建筑,但是此外,你还会在青岛的旧城中看到一种青岛特有的民居形式,这就是“里院”。
      
      简单来说,里院就是一种融合了中式四合院和西方商住式公寓的建筑风格的建筑样式。
      
      作为中国的传统民居中占有重要地位的院落形式,四合院是一种典型代表,他是以家庭为单位的的一种居住形式,传统院落一般座北向南,基本上都是一进或者两进的院子,大门后通常都设有影壁,在北方建有正房,供父母长辈居住,而子女卧室和辅助用房一般位于东西两侧,而房屋基本上都是一层的平房,起居、娱乐、厨卫空间分割明显,有不同的功能区域。房间朝向院落的一面一般开有面积比较大的窗户以采光通风,而对外部基本不开窗或只开很小的窗户。建筑材料上,使用青砖,白灰墙面,屋顶结构以传统樑架为主,贴黑色片瓦。
      
      而西方(主要指以法国德国为代表的西欧国家)的市民公寓一般临街而建,形式以三到五层的楼房为主。每户居住其中的一层或多层,多为内廊式建筑,家庭成员之间以房间划分处私人区域,相互之间只开门,而房间的窗户在开向共同的内院的同时也开向街道。私密性比较高,而且生活功能区域划分也非常正规。建筑材料上,多用花岗岩质斧剁石作墙基和墙裙,外墙颜色以白色和黄色为主并不限制其他颜色的使用,且多作墙面的装饰肌理的处理,屋顶使用红色桶瓦和牛舌瓦,并且通常会开天窗。
      
      需求决定供求,生活方式决定建筑形式,东西方民居形式因为生活方式的不同造成建筑形式上的差异,而里院也是因为青岛市民当时的生活需要而产生的,所以形成他自成一格的建筑特色。另外,虽然现在人们习惯性的这样称呼这类建筑为“里院”,但实际上,“里院”是一个在建筑形式上相似但是最初在设计的时候出于功能性上不同考虑的两种建筑样式的统称,“里”最初是为商业功能设计的,而“院”则是出于居住功能设计的,因为“里”和“院”在最初的功能考虑上的设计偏向不同,所以造成了他们的建筑形式上的一些差异,不过,他们的基本建筑形式还是差不多的。
      
      里院建筑,都是临街而建,多以两层和三层的楼房为主,形成围合式的院落,从居住形式来看,小到一户一“里”,大到百户一“里”不等。其院落又可分为“口、日、凸、目、回”等多种类型,形式为独院、两进院、不规则院、三进院、套院等。每个“里院”的门洞或长方,或券顶,多为木门,有的木门上还开有供晚间出入的小门及邮箱,而有的门洞内还会设有一间传达室。一层楼甚至一个院只设置一个水龙头,一个厕所。楼房的内院侧设外廊,多设置三到四架楼梯,楼上的走廊普遍为出檐木制,其檐板、木扶栏、廊柱头很多还有雕花和彩绘,风格很多样,甚至有江南风格的、闽南风格的、苏州风格等等。房间户型基本一致,多是里外屋的两居套间,起居、娱乐、厨房空间都是交叉在一起的,没有明显分割。房间向内院开大窗,窗户就在外廊上,而房间靠近临街的方向也开大窗,但是“里院”的后山墙一般不开窗,这主要是为了防盗考虑。楼房的屋顶普遍使用红色机平瓦,有一些也会开天窗,有部分建筑会使用花岗岩质斧剁石作墙基和墙裙,外墙面多刷黄色墙灰。大部分建筑的屋顶外檐会设置排雨槽,并连接有粗瓷质排雨管。
      
      里院是旧青岛中下层市民最普遍的民居形式,而到目前为止,青岛旧城中,里院仍然占据了绝大部分区域,他依然是青岛最普通市民的主要居住形式,是一百多年来青岛人赖以栖息的住所,不同家族的人,在里院的生活中结成了一个异常紧密的团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邻里的形式中消除到了最短,里院的生活最大限度的激发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而这一切,在现今人们的生活中,已经逐渐消失,愈发变得无法想象。所以如果只谈论里院建筑本身的艺术风格,未免显得单薄,因为里院这种最初产生于功能上的需要的建筑形式,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的代表,是记录青岛最市井最生活化的状态的街区文化样本,是青岛这个城市的记忆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所以,要搞清楚这种里院文化的形成,就必须探究青岛的历史,发现他的由来以及他所记录的东西。
      
      青岛曾经是由69个海岛组成,故此这里曾聚集了众多的渔村,后来海平面下降,部分内陆地区浮出水面。青岛在形成城市以前,于明朝时候建立了军事城堡浮山所,驻军加上商户,曾形成一个小型的市镇。靠近前海地区的青岛村,在清朝后期形成小型海运港口集镇,称为青岛口。光绪十七年(1891年)清政府决定在胶澳设防,翌年,调登州总兵章高元率部移驻胶澳,建总兵衙门于青岛村。胶澳设防后,此地特别是青岛前海一带由于开通道路、兴建码头、设立电报房以及为驻军和居民服务的商业、运输业的勃然兴起,使社会经济发生了显著变化,至1897年德国侵占前夕,这里已成为“商贾云集、货栈相连”的颇具规模的市镇。所以,青岛地区此时已经是是商业密集,人口繁盛,有着里院形成的人口基础。
      
      1897年11月,德国侵占胶州湾,次年强行租借青岛,将青岛城市功能规划为军事基地、港口和商贸中心城市。他们首先占领栈桥北的青岛口和青岛村,还有团岛东南的小泥洼,他们把这里的农民赶走将土地全部征占,作为德国人和西方人的居住区,不准起盖华人居住房屋。1898年德国人对青岛的布局和道路设置作了初步规划,在小泥洼北的埠岭以西设了台西镇,在凤台岭以东杨家庄附近设了台东镇,并于1900年,实施了第一次正式的系统规划,这一次的规划中,把青岛分为内界青岛和外界李村两大区,然后又将内界青岛区划分为青岛、大鲍岛、小泥洼、孟家沟、小鲍岛、杨家村、台东镇、扫帚滩、会前9个小区。青岛小区及会前小区功能设置为德人区,按德国建筑标准予以建设,分别形成了以中山路、广西路为中心的商业区,以总督府为中心的行政区和东部住宅区,遂形成今市南区的欧洲城市风貌区。
      
      1900年这次正式规划中,他们已经先后大、小鲍岛和两村之间的孟家沟的土地全部征购,旧房拆除,划小片拍卖,筹建大鲍岛新的中国城,虽然青岛界内区的华人居住区有7个,但实际上,青岛的下层市民都集中在大鲍岛区。这个时候,因为德国人的规划以及商业政策等的影响,大鲍岛区的华人商业发展很快,而为了满足这种经济上的需求,“里”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在1901-02年青岛地籍清册图中,欧洲人居住的青岛区房屋还很少,但华人居住的大鲍岛已经几乎没有可供开发的空地,从地图上的建筑平面看,其中一些早期的华人建筑就是我们所说的“里”。而对于下层市民的居住问题,从德国人Mootz当时描绘的看,小商贩、苦力起先在青岛村附近建席棚栖身,德国占领青岛后,都被赶到大鲍岛“中国城”划片各自建了茅棚,形成了有街道的茅棚村,所以这个时候,大片的茅棚还是可以解决底层市民的居住问题。
      
      建筑商在设计“里”的时候是虽然是源于商业上的考虑,但是也涉及到了其他功能需求,他可以出租给住家过日子的人,还可以出租给公司、个人创业者、教师、警察、职员这些人,体现了它的多功能化。“里”的一个典型公用就是货栈,院里面有一个天井,放一些货样,如大米、花生、白糖等,集中在院子中间,客户谈完业务之后,到了院子里,就看样品,而且很多“里”是带套院的,前面看完了样品,甚至可以直接去后院提货。所以居于“里”者,多为旧青岛各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小职员、下级军官、公路铁路员工以及警务人员、小商贩、教职员工、小手工业者、产业工人、人力车夫等。他们或以家族形式,或以同业形式,集中租住一“里”或数“里”。如海泊路34号的广兴里,是青岛市占地面积最大的“里”,拥有房屋三十余间,上下两层,三个出入口,几乎全由饮食行业人员租住,经营各种糕点食品及特色面食,故有“小饭市”之称。
      
      随着华人贸易的迅速发展,大鲍岛区的人口增长已经超出了德国人的意料,这时候,很多人已经迁至小鲍岛区和台东镇定居,这个时候,小鲍岛也开始出现为数不多的“里”,而更多的建筑仍然是茅棚和俗称“道士帽”的平房,而台东镇则完全是城市下层居民比如苦力、工人、捡破烂的等等的聚集处,因为这些人相对于小手工业者、小商贩来说,他们的收入更是少得可怜,完全没有能力租住“里”的房屋,所以他们只能居住在茅棚和简陋的平房里。
      
      1910年,德占当局调整区划,将青岛行政区的9个小区合并为4个区(镇)。青岛、会前两个小区合并为“青岛区”;大鲍岛、孟家沟、小鲍岛3个小区合并为“大鲍岛区”;台东镇、杨家村、扫帚滩三个小区合并为“台东镇”;小泥洼小区更名为“台西镇”。随着城市规模的日益扩大和区域规划的日臻完善,越来越多的新移民进入青岛,这时候窝棚区已经人满为患,不足以满足居住需要,而且城市经济的增长,城市的建筑业、手工业、服务业等都需要大批劳力,而经济利益的需要决定了这些劳力不可能定居于更远的李村外界,所以,这种种因素,要求有一种能同时容纳更多底层市民的新居住形式,于是,在这个时期,“院”应运而生。
      
      从居住功能出发而产生的“院”,沿用了“里”的模式,不过一般情况下规模普遍要比“里”大的多,可内院的公共区域则相较要小,经常是由众多小院组成的多进的大套院,一个大的“院”群落,通常有三到四个主要出入口,每个出入口设置一个公用的自来水龙头,每个小院设置一个双坑位的厕所,而房间设置则基本上跟“里”是一样的。这些院中的居民数多以千计,在旧青岛被称为“贫民”。他们多来自青岛的附近县份,其“职业”大多是“闯码头”的、赶海的、卸盐的、捡破烂的、拾煤核儿的、拉大车的、沿街叫卖的、剃头匠及各种小工匠等。
      
      1914年,日本代替了德国,占领青岛。因为德国在青岛的16年间,已经按照当初的规划把青岛的城市格局基本上建设成型,所以,日本人到来之后,只能进行扩展和补充性建设。1914年至1922年,日本根据德国制订的城市规划,建设和填充了大、小鲍岛区的大部分城区和台东镇的部分城区,形成了较大规模的日本风格的商业住宅区,并将城区扩展到了曾经属于李村外界的四方、沧口一带,城市规模扩大一倍。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有热河路日本住宅群;胶州路、李村路、市场三路和聊城路一带日本商业区;馆陶路一带的金融商业区以及四方、沧口一带日本纺织工业区等。
      
      而里院建筑建设的高峰期恰好也是在这个时候。其实在德国占领末期,德占当局曾计划开发位于大鲍岛区附近的胶州湾后海港口区域,这里俗称“海关后”。1910年的二次规划中,已经有计划的拍卖海关后的土地,但是却并没有正式开始大规模的建设,这点从一张专门研究青岛历史的德国教授马维立提供的绘制于1914年4月的地图上可以看出,海关后区域内的土地均已分割出售,绝大多数的业主是华人,但建筑物却仅有胶海关大鲍岛税卡和小港一路上属于Jesen的房屋。而在1914年日本占领之后的规划中,海关后开辟成货栈式居住区,在一张1919年前后“海关后”街区的平面示意图上可以看到,海关后的所有道路已经形成,里院建筑密集。这时候,里、院的功能界限已经开始模糊,商住一体式的特点逐渐明显,这是因为城区规模的大幅度扩张,更多的劳力群体聚集到了地域广阔的新兴轻工业开发区四方、沧口,逐渐在曾经的城市外界形成了新的贫民居住区域,故此老的城市内界虽然仍存在大量的人口却不用再承受更大的居住压力。但是由于里院这种建筑形式的需求基础仍然存在,所以,市内各区域仍在不断穿插建设里院。
      
      一战结束后,北洋政府于1922年收回青岛,此期间并没有大规模的规划动作,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接收青岛,开始逐渐实施一些小规模的规划措施,但是因为经过德占和日占两次大规模的规划,青岛的城市基本格局已经定型,所以也无法进行什么太大动作的改建,只是重新划归了行政管理区域。而在1931年-1935年左右,时任青岛市市长的沈洪烈,主持改造了台西镇的贫民区,建设了后人称为“八大公馆”的八处贫民大院,这本应该是里院发展的又一个高峰期,可是据调查,此时的“八大公馆”,多是平房区域,里院建筑不多,1931年3月19日发布的《办理平民领地自建住所暂行简章》中有如下规定:“凡居住挪庄、马虎窝、滋阳路及其它特经许可的市民,可以申请领地自建住房,向公安局报送呈文和保证书,呈准后领取租地凭照和建筑执照。”,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当时依然是市民自建住房为主,依然是德、日占领时期分块卖地建设模式的一种延续,而1935年后,沈鸿列在市政建设方面基本没有什么大动作,因为战局和政局的形势急剧变化没,他的主要精力用于和日本人周旋,财力、物力以及青岛的经济都受到局势的影响,因此,虽然“八大公馆”依然出现了不少里院建筑,但是无大规模出现的物质基础。
      
      此后,里院的建设就基本上停滞了,所以,里院的大体规模就是形成于二三十年代,据1933年青岛社会局统计,当时全市的“里院”有506处,房间16701间,住户10669家。
      
      1938年1月,日军再次侵占了青岛,但是没有进行大的居民区建设,多是一种经济掠夺。1945年9月美国军队占领青岛后,国民政府收回青岛,此期间,整个青岛也没有大规模的政府性规划建设活动。所以,里院的建设在这个时候已经基本停止了。不过,还是有一些很特殊的情况,在三四十年代,因为青岛城市建设已经颇具规模,港口经济繁荣,所以服务业也很兴盛,这个时期,留下了一批大型的里院建筑,都是三层楼房为主,院落从深狭长,从独院到三进的套院都有,房间整齐划一,大多都是一居室,并且已经不是里院最初时候的木结构,而是砖混结构。而这些里院的功能,实际上是妓院,而到了解放以后,这些妓院也就变成了民房,成为青岛里院民居的一部分。
      
      我们由此可见,里院的形成完全依附于青岛的历史,所以他忠实的纪录着这个城市的发展,而因为它产生和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是来源于商业发展考虑和占有青岛市人口最广大的底层市民的生存需求,所以他也忠实还原和展示了青岛大部分旧城街区特色和市民生活状态。青岛曾被列为全国99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青岛保留了半殖民地的历史痕迹,这种痕迹不仅仅是体现在那些欧式建筑街区上,更是体现在因此历史影响而产生的里院及里院群落街区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城市的发展,里院本身的功能性越来越脱离了最初的产生目的,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越来越注重本身生活的私密性和舒适性,但是这恰恰是跟里院的生活形式完全不同的,旧有的里院从最根本的建筑形式上首先就无法满足人们的这种需要,比如居住空间较小,开放程度高,上下水系统都是公用的等等;其次,目前所存的里院大多都年久失修,早先的木质结构在安全性上具有非常大的隐患,漏雨,失火,地板、楼梯、天花板垮塌,是众多里院都曾经遇到过的问题;再次,因为50年代以后,人口增长迅速和住房建设缓慢的不成比例的问题,造成所有的里院的公共内院都有人自己搭建了平房居住,造成现今众多里院的生活空间拥挤不堪的状况,
      
      但是,尽管如此,里院因其独特的建筑形式和生活形式以及对青岛历史的忠实纪录性,具有巨大的保留价值,所以在改造的时候不能只简单的拆除,可是,目前青岛旧城改造中,里院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正遭受毁灭性的命运。比如,2006年2月,李嘉诚参与投资的“青岛小港湾改造项目”已经正式启动,形成于19世纪一十年代的“海关后”区片面临全面拆除的命运,“海关后”作为青岛里院群落的一个重要区域,是现存的唯一的在最大程度上保存了旧有生活状态的街区样本,因为它处于旧城核心的外围,胶州湾内港区域,所以历次中心区域的改造建设都未曾大幅度的触及和影响他。海关后的消失,意味着城市西部传统市街生态模式的彻底消亡,一个非常重要的本土民俗文化样本,就此将不复存在了。如果照此模式任由发展,代表者青岛最具市井生活特色的里院文化,将逐渐消亡并终究绝迹。
      
      基于居民改善居住环境的迫切需求和里院破败的现状,拆除重建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们应当尽量还原原有的街区布局、建筑样式,使生活的形态和城市的文脉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传承。具体手段上,可以通过使用新材料替换旧有材料,但是要还原原有结构和建筑外观,建筑内部则可以采取合并空间的方式扩充功能区域。 里院文化中最基本的,就是邻里之间的交流,所以,原有的生活结构应当尽量的得到保留,但是,虽然原先的院落提供了这种交流的功能性,可邻里之间的隐私不能得到很好的保护,而扩充了空间之后的室内则有了重新划分功能空间的可能性,可以通过室内的合理设计来尽量保护私密性,可是原有的公共空间作为交流的一个重要场所,比如内院则应该保留。另外,所有的里院依然全部保留作民居的用途也并不实际,所以,部分里院可以还原当初的功能,比如部分的“里”可以改造为旅馆,私房菜馆,部分的“院”可以作为老人院等等。然后,虽然上海新天地是一个老城改造的比较成功的样本,但是青岛的消费市场趋向和经济水平,以及里院因其自己独特的建筑形式和已成系统的街区氛围所决定的,里院不适合与其一样也大范围的改造成酒吧休闲功能。
      
      虽然里院的历史并不算长,但是作为一个城市特有记忆中重要的一部分,他可供挖掘和研究的东西依然很多,目前因为城市改造中很多里院已经拆除,很多重要的第一手资料都已经丢失,所以我只能以现有的能够找到的资料作出最大限度的分析结果,因此,本文不可避免的存在众多谬误和缺失,诸如第一所里院是何时何地所建,何人设计?他建筑形态上的具体演化是如果进行的?等等,都无法探究。故此,只能做出如此浅显的论述了。

    =================================特别注意的分界线==================================

    尽管不严谨,尽管漏洞百出,但是本文版权归我,要禁止任何形式转载,全面严厉的禁止转载,让他烂在这里就好。

    不听话的别怪我到天涯海角也要用砖拍死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3-05-06 2013-05-07
    2009-05-07
    回到北京 2007-05-07

    评论

  • 我觉得你相当适合研究工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