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2-30

    三十 - [一号甲后院]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246443573.html

    三十岁了。

    嗯……敲了这几个字以后,就愣了愣神。

    然后就愣了半个小时。

    不知道该怎么说,原来我已经三十岁了。

    三十岁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其实这个问题在这些年我经常会在想,但是没有结果。

    我只是想过人生是什么样子。

    人生就是,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这么六七十年,因为我从来没有奢求自己能活到比这更长,毕竟世事无常,不发意外、没有大病,能活到70岁也已经是够可以的了。

    人生只有一次,所以来这世上,说起来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逛一遭,当人类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什么族群义务,早就不再那么重要了,仅仅就是在不给别人造成太多困扰的情况下,随着自己的心活到死为止。

    那我想要的,其实就是在我的位置,在这个社会中我所能存在的层级上,想尽办法活下去,然后满足我的好奇心。

    某段时间,或者说当我越来越接近30岁的这些年里,每年我都会想,成家,生子,对于我的意义到底在哪里。从虫子和泉那里,我得到过不同的回答,但方向一致,都是,这是促人成长的一个事件,之后便是人生的下一个阶段;而不同之处在于,虫子觉得这是早晚的事但是也不能强求,而泉觉得,这是人之必须,从对家庭和社会来讲,都是在这个年纪该完成的一个义务。

    当然,这都只是他俩所说的结论,当中细节其实有很多,就结论来讲,其实还是让我并没有感到这些事情的必要性,但是关于那些细节,有些事情的确让我感到好奇了。

    因为我也感觉自己走到了人生的一个瓶颈,只不过,就我体察得出的结论,造成这种瓶颈的原因,或者说突破这种瓶颈的方式,有很多,结婚生子,二人世界并不确定就是其中最重要,或者说最必要的那一个。

    那么,就由我独自,难道真的解决不了这些原因,突破不了这个瓶颈么?是否真的,需要另一个人走进我的生活,才能成为一把撬动所有原因,造成连锁反应的钥匙呢?

    这个在我心里,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但是实际上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只要试一下就好了。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为什么不试呢,为什么这三十年来,我都是一个人呢?

    有一点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对未知的恐惧。

    不管我外表怎么满不在乎,不管平日的生活里怎么忽悠,内心却一直是怯懦的,能推走的推走,能岔开的岔开,当我面对我即时无法正面解决的,或者分不清面目的问题时,就会随便使一招嬉笑怒骂,太极推手,避开这个问题。

    多年已成习性,却不知道掩盖的如何,是否所有人都看透了我这一钱二分的小花招。

    却怕别人真的看破,或者真的没看破,于是只能继续使下去,因为若是没有这些小伎俩,我觉得自己只不过还是那个被同学吐过口水的傻孩子,那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看不到,什么意识都没有的,无聊、乏味的死胖子。

    这是我这三十年来,所学会的表演,为了活下去而有意无意中逼着自己掌握的生存技能,为了让我继续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不得不融入社会那个派对所练就的三脚猫的舞步。

    但是我独身的状态,却暴露了我的内心,那个没心没肺,不在乎别人,只看着自己目光所及的世界的,自私的小朋友。

    若是在我人生中经过的,碰到过的人,感觉到我曾对他们付出了什么,其实,那都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是只为自己活着,为了自己活着而付出的东西,其实完全不是为了别人。

    回到所说的三十而立,回到所说的这个年纪的人该结婚了,该生孩子了,明白了上面那些,就明白了我目前所处的矛盾和徘徊究竟是因为什么,事业、伴侣、后代,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实际上是外部压力,是我需要在这个社会中活下去,而不得不学习的下一个舞步。

    曾经,这些都有可能转化成我为自己而活而心甘情愿接受,或者说追求的东西,但是这三十年中的那些瞬间,那些拐点,都错失了,或者说,当我有意或者无意的处在那些人生的岔路口的时候,我有意或者无意的选择了通往今天的道路。

    其实当我决定进入这个盛大的派对之后,所有的岔路都不是以我的意志出现,我确定我曾经有机会不进入这个世界,在我成年以前,但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个机会变得越来越小,到如今,我觉得他可能已经不在了。

    那我就不能再抱怨,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站在岔路口进行选择,往左,还是往右。

    选择,变成了活着本身。

    我很怕,活着,变成了人生本身。

    活着只是人生的基础,他不该是人生的唯一,否则,为什么要发明两个词来分别代表他们。

    选择是不可避免的,我只是在选择前要记住,我想要什么样的人生。

    在人生的前段,的确也要想想一下后段,但是在人生的前段,谁也不知道自己人生的后段到底是什么样子。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所谓的为了完成对人生后段的规划而进行的努力,也不过是人的选择而已,努力,或者不努力,努力多少,都是选择,为了自己人生后段而进行的选择。

    对于年轻时候的我来说,对于在这个社会里活着,对于在这个社会里继续我的人生,让他尽量达到后段,所付出的,也仅仅是我认为必须或者值得付出的那一些。

    或许当我处在我人生的后段,对于那时现世的不满足,归咎于年轻时候的我。

    但是年轻时候的我又怎么知道,年老时候的我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世事无常,没人可以确定的说,他的那个选择,就必将导致他规划中的人生。

    没有人是自己人生真正的主人,所有人都是选择的奴隶。

    这就是,三十岁的我,现在这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lady bird 2005-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