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31

    - [一号甲后院]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254822589.html

    一小时前,蛇年过去了,现在我们正站在马鼻子上,被狂奔的马儿牵的往尾部跌去。

    年前的时候,新家收拾好了,这是拿着搬出四方路老宅的拆迁款置办的二手房,虽然是90年代的房子,但好歹在阳信路这条自己家一直在的熟悉的地盘。

    我妈终于算是搬进了从我记事起她就一直唠叨的住不上的套房,这辈子终于用上了自己房子的抽水马桶。

    但是忙活完了年饭的一桌子菜,坐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却还是跟舅母说,还是不如四方路啊。

    乡愁是这么一个东西,它必须是你失去了之后才会出现,不管你对现实满意还是不那么满意,乡愁就总会在心里一个角落冒出来。

    我们所说的怀旧,逝去的青春,那时候,其实都是乡愁在不受你控制的作怪。

    有人在头也不回的往前跑,也有像我这样的傻瓜,被乡愁缠在原地,动弹不得。

    如果现实中也动弹不得该有多好。我是真心在这样的想。

    但是时间就是这样的东西,即使不是你种下的因,却也要你来吃这果。

    我一直认为,没有乡愁是可怕的,你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不曾记得自己的根,没有敬畏,当一个人能拥有的只有前方,他将完全不顾及身后,不顾及自己走下的每一步所带来的影响,因为他的目光所及,只有自己的前方。

    曾经觉得忽视乡愁,欺骗自己没有乡愁的人很可怜,就像漆原友纪的《水域》里描写的大部分人那样,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其实并不可怜,因为大雨倾盆的那天,他们还是找回了自己记忆中的那扇门。

    真正可怜的,却正是那些没有乡愁的人,比如,那些变老的坏人,那些被击碎了故乡,无依无靠的可悲的灵魂。

    现在,轮到他们击碎我们的故乡,推着我们无法回望的逃向自己的前方。

    我们也是怀着不完整灵魂飘荡的人,但比他们幸运的,或者说没有随他们愿的,我们这代人,还有着乡愁,在他们击碎我们故乡之前,我们的根,其实已经 扎下了。

    只是,你是否找到了那扇门。

    乡愁与主动的前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打包 2010-01-31
    2009-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