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15

    丸尾末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42465538.html

     广告一则

    什么是cult copy?
    就是漫画界的红龙d9

    拥有电子版不算拥有,看过电子版不算看过。
    快把你的电子版大师作品删掉吧
    因为cult青年组委会为您带来了大时代的纸媒黄金体验

    你想当着道内人士从包中掏出丸尾末广,驾龙真太郎,古屋兔丸或者大越孝太郎的传世名作么?你想真正成为猎奇的拥趸么?你有真正的藏书计划么?

    那么 cult youth为您排忧,cult copy为您指南。

    拒绝预售,拒绝扎读者的蛤蟆,抽丑恶商人打着独立漫画的旗帜圈钱空手套白狼行为的大嘴巴。

    cult copy 第一弹
    丸尾末广《犬神博士》

    规格:

    开本:大32开,210mm*140mm*16mm
    纸张:80g蒙肯纸(手感着墨质感绝非新闻纸或再生纸可比)
    页数:182页,包含篇首10页红黑双色,原味还原。
    封面:200g铜版覆亚光膜,腰封仿金色印刷
    原版封面及腰封,包含竹中直人激情评述
    内封:200g铜版无膜,单色大图

    购买链接:
    http://item.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0db1-d100c5752c94d46acc78a6f7db9c8dd5.jhtml?cm_cat=0

    代理及团购链接:
    http://item.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jhtml?item_id=acce4a26a95e25d6c2b00c37485c6ff7&x_id=0db1

    更详细实物图片的见相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7293105/

    ================================================================

      关于丸尾末广。

      呃……丸尾末广,我觉得真的不需要多介绍了,但凡对猎奇漫画有一点兴趣的就绝对不可能不知道他,这位“猎奇之神”,以其强硬的功底和正统却广泛的猎奇取向,以及让“唯美”与“猎奇”共存的深刻挖掘人性黑暗面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拥有数量庞大拥趸。

      说到猎奇漫,我们脑海中最先闪出的一定是丸尾末广、驾笼真太郎、花轮和一、佐伯俊男、大越孝太郎、古屋兔丸、掘骨碎三等等的名字,但是丸尾末广一定是排在最前面,不为什么,不只是丸尾末广已经把猎奇漫画精炼到艺术的层次,而且作为前辈的他,对后来者所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大越孝太郎跟古屋兔丸的都干脆直接向丸尾末广致敬,大越的《天国に結ぶ戀》简直可以说就是丸尾的《少女椿》通俗版。

      昭和31年生于长崎县的丸尾,是个准穷人家里7个孩子里最小的,性格孤僻不讨人喜欢,常一个人呆家里临摹《花花公子》(果然是古怪的孩子),初中后独身闯荡东京(我怎么脑海里迅速闪过《三丁目的夕阳》……)。因为初中落下逃学的病根所以即时找到工作也经常旷工,后来因为没钱所以做了小偷……20岁的时候终于因投唱片而入狱。

      24岁时(1980年),丸尾末广出道,虽然一开始也并不是直接走的猎奇路子,但也是靠的情色题材,自此,猎奇之神的人生一步步展开(我又想到了日活电影公司,n多日本的名导都是靠拍粉色电影起家,类似的还有咱们香港著名的“SB”邵氏兄弟电影……)。

      按我们这群画画的人来说,丸尾其实属于典型的左脑派,他很少靠感觉来经营画面,不管是单幅插画还是连续漫画,丸尾有自己的一套思路,有人说丸尾的漫画从漫画理论上讲几乎所有该犯的错误全犯了,比如“同一页上不能多次出现同一侧脸”之类,没错,丸尾从叙事上并不那么关照读者,他出道近30年,创作了20部左右的长篇,到现在你阅读他的漫画依然觉得有点涩,不是那么通顺,甚至有点板,但是某个大师说得好:“什么叫风格?风格就是你犯的独特的错误。”,不过丸尾的“错误”却是他主动去犯的,丫看透了,所谓的个性或者说风格就是建立在“不完全描摹客观事实”的基础上的,说白了就是设计,至于怎么去“不完全描摹”怎么去设计,就是一个画者跟他人的根本区别,也是最终评价一个画者优劣的唯一标准。


    选自《DDT》

      话说左脑派的丸尾,他的画面从构成上来讲非常丰满,且很传承东方的节奏美学,就是国画里所说的“疏可走马,密不透风”,话说西方绘画里面也讲高低错落、不同元素结合,但是单从漫画角度来讲,我所见的大部分欧美漫画家恐怕都不能完全理解“留白的艺术”,当然,大师级的除外。


    选自《蔷薇色怪物》


    选自《梦的Q-SAKU》

      丸尾的画,都是一种定格的感觉,几乎一点都不灵活,所有的人物都透着一股黑白默片时代的范儿,写实却不写实,所有的动作都停在一个奇怪的度上,少一分不足,多一份就活了,即使是动作场面也莫不如此。其实这就是丸尾所追求的那种感觉,一种合适的装饰效果,可以让丸尾把画面一点点的抠到细致的超过了精美的范畴,直接进入“我靠你大爷的太变态了!”的级别。


    选自《犬神博士》


    选自《少女椿》

      另一方面,也是让我对丸尾产生兴趣的那一点,就是丸尾的画中透出万年不变的强烈怀旧气息,不是说丸尾有怀旧情结,而是他一直使用那种4、50年代的构成法,从构图到元素的选择,从人的装扮到颜色的搭配,一切都很“古”,话说怀古是现在的一种时尚,但是丸尾的东西却完全隔绝了这种时尚味儿,是纯粹的“地道”,就像时间静止了一样,这也可能跟丸尾的作品背景大多都是昭和时代有关。


    选自《新国立少年》


    选自《新英明二十八众句》

      而说到故事,丸尾的猎奇取向是非常正统的,跟他的画一样,他的思路也是一板一眼的,不像驾笼真太郎那样灵光四射,四处抛洒过剩的怪异却时髦的阿片肽,不会出现诸如现今猎奇漫画里常见的人体改造这种点子。但是丸尾涉猎的题材却很广泛,从志怪到奇谭,从历史到政治,从少年的不正常的青春期到少女沦落马戏团的悲惨生活,这种在某个规则内创作的形式,可以让丸尾更深入的发挥,去思考和描写人心的更迭,而不是吧猎奇仅停留在画面上,停留在一个桥段上。

      就是这种画面上极致精细的“唯美”,配上完全不合通常逻辑和道德所及的故事,产生了这种独特的诡异的美学,这种属于丸尾末广的“对客观事实的不完全描摹”。


    选自《丸尾画报》


    选自《丸尾画报》

      话说56年出生的丸尾今年也是知天命的年纪了,但他创作力一直非常惊人,去年他以一部改编自江户川乱步的《パノラマ岛绮》,获得日本漫画最高奖手冢赏的新生赏(仅颁给创作出广大年龄层次皆可阅读的优秀作品的作者),一代猎奇大师初次登上了主流大众媒体,不能不说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但是即便如此,放心,丸尾末广就算被主流所认知也永远不可能被主流所接受。

    丸尾末广单行本不完全记录(也是我手头上有电子版的):


    《DDT》-1983年-青林堂


    《梦的Q-SAKU》-1982-青林堂


    《蔷薇色怪物》-1982-青林堂


    《犬神博士》-1994-秋田书店
    丸尾末广中期成熟期作品,是他仅有的志怪类作品,以日本民间巫术式神之一——犬神为蓝本,描绘在昭和时期所发生地种种异闻,虽然本书是丸尾作品中猎奇程度最轻的作品,但仍然可见一代猎奇之神的非凡功力。


    《月的爱人》-1997年-青林堂


    《臆想狂明星》-英文版


    《国立少年》-1999-青林堂


    《笑笑吸血鬼》-台版


    《笑笑吸血鬼2》-2004-秋田书店


    《少女椿》-台版


    《堕胎》-台版


    《ultra-gash-inferno》英文版


    《Gichi Gichi Kun》-1996-秋田书店


    《江戸昭和競作 無惨絵 英名二十八衆句》-1988
    与另一知名猎奇绘师花轮和一一起以日本著名的无惨绘作品《英名二十八众句》为蓝本创作的《新英名二十八众句》,新旧两套无惨绘作品同时收录并附有解说。目前该书已绝版,原版画册在中古市场炒到天价却仍罕见实物。


    《丸尾画报》-2005


    《丸尾画报》-2005


    《パノラマ島綺譚》-2008-

    最后,转丸尾末广访谈一则

    下所录的丸尾末广访问,综合辑译自Garo漫画杂志1993年5月号。Garo是日本专出版奇异漫画的青林堂出版之漫画月刊,为日本另类漫画的大本营。1993年5月号正好是「丸尾末广特集」,采访由编辑部担当。

    破落的童年光景

    --我的家极度贫穷,现在回想起,由小学一至六年级都是穿著同一件毛衣。看相片时,才发觉巳经破烂不堪,於是才醒觉一定是入学时巳买下来。

    --家中有七兄弟姊妹,自己排行最小,和姊姊一起外出时,常感到自己是她的儿子。

    --在家时常闭口不言,自己说不上讨厌双亲,但硬是不愿加以相认,总觉得这样的人怎会是自己的双亲呢?实在有点羞耻,我想他们亦必然觉得我奇特怪异,不知应怎样与我沟通。我从来没有和父亲吵架,事实上连值得一吵的事情也没有。由自己出生到父亲死去为止,我想两人谈不上五分钟话,父母一定很讨厌我。

    --父亲於吃饭时不喜欢有人说话,所有兄弟姊妹全都闭口不言,

    一吃罢便作鸟兽散,难吃的东西遂变得更加难吃。

    --那时巳常绘画漫画,按照一些漫画杂志模拟起来,如《少年漫画诗》及《花花公子》等。或许是因为这样,留在家中反而较为安宁,一旦出外便成为街童,永无宁日。

    --念中学时有逃学休息的癖好,不常上学,记忆中曾经因为中午播放《冰点》之连续剧,为了观看,於是便休学了一星期,自己当然成了问题儿童。

    --那时候非常固执,任何人的意见也不愿听从。连姊姊指导我做功课,自己做错了仍死硬坚持下去。终於无法忍受在家的气氛,一个人去了东京碰碰运气。

    当小偷度日

    --去到东京后,曾经在印刷厂做了短暂时间的工作,之后又因擅自旷工而离开了,公司的人一定很高兴。

    --那时候没有再找工作,什么都没有,钱也没有,终於开始盗窃。初时不过偷书而巳,例如我和筱原胜之先生一同在一间店里,偷走了高鼻【鼻上自字为白、底下无丌】华宵限定发行的画集,值三万元。筱原每天去书店,一点点把书移开,然后盗走,他在接受电视访问时仍津津乐道、侃侃而谈呢!

    --家里也知道我当小偷,事实上我在家时亦有偷双亲的钱,因为他们没有给我零用钱。后来俨然成了习惯,看到店铺内陈列的货物巳有想偷的冲动。后来有一次下手的时候,给别人看见,那边竟然传来「不如一起干吧」的提议,只不过是十九岁的事情。

    --二十岁左右终於因在唱片铺盗窃而被捕,因为没有身分证明,所以被拘留了两周之久。不过在拘留所的日子也蛮好过,但是略见沉闷而巳。虽然可以看书,却总不成整天翻来覆,幸好每天均有一次抽烟时间,一边听收音机的体操广播,一边偷闲抽一口。

    漫画家的生涯

    --二十四岁时,终於以《缎带骑士》冒出头来,之后在《漫画Carumen》及《漫画Pirania》等杂志上写作。那时正值色情漫画杂志勃兴之期,平口广美及Hisauchi等漫画家恰在其峰,我出道时巳开始褪淡了热潮。

    --我的作画构图左右抄袭而来,很多人说我很接近高鼻华宵的风格,最近我看华宵的作品,完全不喜欢,后来才发觉他描写人物的模式,於是才加以学习。

    --很多人常说我受某某的影响,其实并无关连,认真说来只有盗窃而巳。除了盗窃以外,别无其他,只不过其他人不敢说出来。

    --我是盗窃的集大成者!我是很认真作画,但人不可能自然地会画出好画来,必须作研究磨练。所以过程便是由埋首於某人画风中,到认识清楚后再转到其他人身,到最后自己笔下的东西巳有各种不同元素及画风揉合在内,搅作一团。

    --我的作品有很多意念是左右抄袭而来,如《日本人的惑星》灵感便是外国作家的科幻小说、《腐臭之夜》则来自了江户川乱步的《竽虫》。

    --在作品中,我常有以舌头吮舔眼珠的场面,是故意为之。让某个场面不断重复出现也是一种计算,因为这样可以产生如注册商标的效果。同时可以令人不断追问那是怎么一回事?实际上却一无所有,不过是计算后的小玩意而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钢炼,少漫 2010-07-15
    最近 2009-07-15
    旅行日记 2005-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