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3

    谁是谁的整个世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42775470.html

    谁是谁的整个世界?

    26岁,工作在北京,月工资不到3k,单身,住在蓟门桥旁边的地下室,从事的是动漫和教育行业,早上不吃饭,中午叫外卖,晚上吃盖饭,除了聚会以外不喝酒,以前抽5块哈德门,后来哈德门归了山东烟草局管,供应不足,于是改抽软白塔山,银行卡上马上逼近3位数,工作3年所赚的钱全都买了书跟碟子。

    分得清,仅仅是为了工作才在北京,这里没有我的生活,我也没有北漂们的艰辛,虽然很多年以来,住地下室似乎都成为了一个“北漂”的标准,我来北京时蹭住在苹果园的朋友家,半年后搬到回龙观一个小区的6楼跃层清水房,一年后又搬到后面一个小区的6楼跃层精装房,一年后房子到期,合住的大伙四散,为了离公司近点,擦帮我找到了现在这个地下室。

    我的房间是个15平的单间,有大坑窗,每月800包水电,有床,有桌子电脑,有3个书架,一个衣柜,一台电视机,一个作为娱乐空间的地铺,就我一个人住。

    我的隔壁,也是同样的房间,但是住了6个人,是附近火锅店的服务员,屋里没有别的,3个双人床,3张桌子,他们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聊天打屁欺负他们屋年纪最小的那个,此外就是用他们的山寨手机听《狼爱上羊》。此外走廊头上一个10平没有窗户的房间住了6个大娘,是附近火锅店的勤杂工,她们晚上10点半下班回来,以前的爱好是用热得快烧水让全地下室跳闸,后来管理员没收了她们的热得快,她们晚上的娱乐就只剩下聊三长里短跟开着门睡觉了。

    分得清,在北京仅仅是活着,2点一线回家看个电影就睡觉这种事儿并不惬意,周末睡到下午或者出去逛大街春天颐和园划船都不叫休闲,周二看半价大片周末去人艺坐120的座也不是文化生活。仅仅是活的枯燥不太甘心找点润滑剂罢了。

    蓟门桥西边一站地是金五星建材市场,门口常蹲着等活的泥瓦工;蓟门桥北边就是北影,东边下桥的地方就是北影厂,厂门口蹲着等活的群众演员。从桥北到桥南有个地下通道,晚上10点左右就没灯了,黑漆马糊除了对面出口漫反射的路灯光以外什么都看不见,白天北影厂门口蹲着的人晚上就成片成片的躺在这里,当然这里的位置也不够,所以北影厂门东边的过街天桥上面和下面也经常会各容纳2、3个。

    分得清,3k的月收入在北京是准穷人,但是月入100w的在马路上撞了车也不敢先吱声,他得先看看撞的车是什么牌儿。从没有抱怨过吃的糙,因为大家都一样,活着而已,没什么高尚和权利,也没啥低俗和义务,闷头走而已。

    朋友一个个跑了,去东去西去南去北,上海魔都天山阿尔泰,长江黄河厦门哈士奇,稻草说真郁闷,北京身边没人了。地下室的屋满了又空,空了又满,对面9号房住着纹身的光头的时候,总飘着一股酒糟味儿,基本上每晚都现场直播各种pose和时速下女人的呻吟;住着年轻女孩儿的时候,就飘着一股淡淡的驱蚊水儿味儿,头几天晚上有断断续续的好几个台混在一起的收音机声,后来就一直很安静。一个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子进来,一个个脏兮兮的铺盖卷出去,过仨月,又倒过来再轮一遍。有两个月,每晚11点我去厕所接水的时候总能看到一个薄薄粉色睡衣下隐约的酮体,后来过道里用海报糊的光亮不透的玻璃门房只剩下了空空如也的木床板,我就只能面对孤独求败的水龙头了。

    “每个xx都是天上的天使为了你这个孙子掰断了翅子掉下来所以2b你得珍惜xx你知道么对于那个oo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

    你就是整个世界。

    谁是谁的整个世界?

    对我来说只是自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是个问题 2009-07-23
    美好 2008-07-23
    穷了及其他 2007-07-23

    评论

  • 来上海呢.有我们在.你不孤独!
  • 好文采~~
    被你带进了那个氛围里面了,虽然是准穷人,但相信你会好起来的~~
  • 文字不错
  • 本文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