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05

    卡夫卡·陆去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4947785.html

    2006-04-01 05:45:17: 老阿飞—嘿,我不在
      这个………………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虽然我看得索科洛夫的电影不多,但是《俄罗斯方舟》绝对不是他第一部彩色片……《母亲与儿子》是彩色的阿~

    2006-04-01 10:33:29: kavkalu
      老阿飞你看错了,那句话不是这个意思是指西的《夺魂索》这是第一部一镜到底的影像
     
    2006-04-01 10:37:53: 老阿飞—嘿,我不在
      哎呀…………不好意思,孤陋寡闻了~~

    2006-04-01 10:40:21: 老阿飞—嘿,我不在
      阿…………似乎想起来了,但是西的……似乎也不算严格的一镜到底吧,毕竟胶片长度有限,他似乎还是用了一些摄影技法的。

    2006-04-01 11:58:50: kavkalu
      所以《俄罗斯方舟》这样说了,西肯定有技术处理但是看上去“貌似”,喜喜,有空多交流
     
    2006-04-01 12:08:15: 老阿飞—嘿,我不在
      嘿嘿,以前在网上也常看到你的影评~
      记得最清楚的一句是……请于律师联系……

    2006-04-01 12:35:14: kavkalu
       嘿嘿

     
    以上的对话,是我在卡夫卡·陆关于《俄罗斯方舟》的影评下跟他的一段留言交流,也是仅有的一次。

    在豆瓣上加他为友邻,一下子“友邻最新评论”里面就满了,而且基本上是每天2篇影评的速度在增加,渐渐的,我有点反感,因为他写的东西越来越有我所厌恶的一个美评家岛子的调调,特别是后来,某些影评非常明显是在做商业推广,我觉得作为工作这没话说,但是作为一个热爱电影的有良心的人,我觉得这种做法实在是欠妥。

    我曾经好几次想把他从友邻名单里面删除,但是总是狠狠心又算了,因为我很久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些最好的影评的确很巧合都是他写的,而且这人看得电影的确多,而且肚子里面真的是有东西,我想,即算是他写10篇影评9篇是废话,但至少有一篇是好文章,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他的文章还是很不错的。

    之后,当我像往常一样的每天例行翻阅友邻评论的时候,发现有人说,卡夫卡·陆车祸去世了。

    这是在愚人节后传来的消息,很不幸,竟然是真的。

    在证实了这个之后,我失神了很久,看着他在豆瓣上最近的那篇影评,我觉得,时光好像在霎那间凝固了,那些文字依然鲜活,但是这根轴线已经戛然而止,我们在继续前行,但是他们却在我们眼中缓缓地远离,带着流矢般的光影。

    就像他的朋友说的那样,他的msn再也不会亮起,上海国际电影节选片会的“卡夫卡·陆”名牌前再也不会有他出现,他的blog再也不会出现新的日志。

    我的友邻最近评论里,再也不会更新署着“某年某月某日 星期几 某时某分 天气如何 寒鸦精舍——独立影评人:卡夫卡·陆(KavkaLu)——版权所有,请勿私自转载”字样的影评。

    不管怎样,对于一个热爱电影的执著的人,愿他在天堂电影院依然。

    ——————————————————————————————

    写完后重读这篇日志的时候突然发现,我跟他仅有的那次交流,是在去年的4月1日,至他去世的4月2日,竟恰好一年。

    我如此清晰的感知到生命的无常,竟是因为一个在网上并不相识更素未谋面的人的离去。

    因为虽然我知道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连接的是真实的心灵,但是从没有打心里认识到一个qq会因为生命的消逝而永远不再亮起。

    我宁愿他是被盗号或者密码丢失。

    但是生命,真的没有这么简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鱼干男…… 2011-04-05
    尿桶 2009-04-05

    评论

  • 开始看到题目,以为你说的去世 是指他写的东西越来越不中意,商业了,于是你当他死了。



    我也和他聊过,没想到说去世就去了。
  • 我时常在想像我死了之后会有多少人在怀念我
  • ........忽然好象有许多想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忽然想起一个朋友说的别离的时候总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只好珍惜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