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1

    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49891364.html

    下了几天的大雾,早起上厕所的时候,雾像浓厚的烟一样倾泻进了凉台,除了我所处的过道,世界的其他部分消失了。

    时间往前推3天,如厕回屋关门睡觉,回身时看到门板缝隙里透来的影影绰绰的灯光,好像在仰望深邃无比的星空,虽然仅是咫尺。

    再往前半个月,大庙山,清晨,多年未爬的大楼梯,山顶上荒废多时的环形凉台和碉堡废墟,那些儿时爬上爬下的十二生肖石刻,都还在,赶早市的人们也还在。

    禹城路消失了,阳谷路、李村路也要永远说再见了,那些在我生命里留下的印迹,在我的画里留下的模糊身影,那些从来都一厢情愿的认为会永远陪着我的记忆,ade,永别,えいべつ。

    相机里,再也没有出现那一瞬间不想消逝的光影,所有的角色都停在to be continued的地方,然而pong的一声,随着曝光过度的底片,隐匿在一片让你迷惑的白色里,我的枝枝蔓蔓就这么没了。

    理所当然,在我想当然的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时候,步履缓慢却又坚定的时间,拖着他无比有力的尾巴,一点点的,在我恍惚的时候,把老子赖以生存的那些细碎斑驳不留痕迹的扫平了。

    将来,他也会一样不紧不慢的,却恪守职责的,扫平我。

    几天的大雾之后,青岛刮起了猛烈的风,阳光再次耀眼,伴随着清冽寒冷的空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两张小小画 2004-11-01
    10月末 2004-11-01

    评论

  • 上海也好冷呢~
  • 今天北京下大雪了。
    so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