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01

    回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74123927.html

    国庆公司会放假的,昨天开会的时候田先生言语里面透露出来了。

    不管票有多难买,这次一定要回去,因为爷爷80大寿。

    因为某些原因,我从小没有爷爷,但是这没影响我什么,因为姥爷最疼我,刚学说话那会儿觉得“姥爷”两个字很别嘴,所以就一直叫“爷爷”,而且因为姥爷没有孙子只有两个孙女,所以后来姥爷就是我的爷爷,当然,这不是说我老爹是倒插门。

    我从小是跟着姥姥姥爷长大的,出生27天就抱过来了,后来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家里房子实在太小,所以一直没有回自己家住,当然,还有另外很多原因,但都无所谓了。总之,我在姥姥家一住就是18年,直到我上大学,所以,在我的生命里,家的概念,就是姥姥跟姥爷存在的那个有着里外屋和吊铺过到外面带着凉台和自建小屋的位于老市区中心的老院子二楼的空间,这里就是我的家,即使初二的时候自己家搬到了一个稍大的房子,假期里长时间住在那里,即使以后我真的有钱了给父母买了大别墅,我心底永远的家却只是那个不到30坪有着姥姥和姥爷的家。

    从小姥爷非常疼我,不让别人看我非要自己带,然后我就被铁床架子差点戳瞎了眼,被塑料盒子剜掉了眼角的肉,被一屁股撅到蜂窝煤炉子上狠磕了后脑勺,被……后来假期回家的时候我妈常当做乐子跟我絮叨这些,话说就算姥姥看我的时候,我都还曾掉进过深达2米的水表井,血溅当场后脑勺封了n多针,那个时候我三岁。所以说即便如此那又怎样呢,现在想起说起,就跟我妈跟我说的时候那样,只是童年的乐子,这并不代表姥爷带我带的不好,因为即使我10岁的时候,已经不需要人看着了,还是捣鼓火药把自己炸了个满身花,那个有一百多个窟窿的衣服我妈现在还给我留着,时刻提醒我的光辉事迹,所以说,虽然我生性内向,但是实际上也不是个能让人一直省心的主。

    其实我都记得,姥爷给我操了多少心,幼儿园的时候,早上送晚上接,被小朋友欺负了也是我爷带我去找老师理论;小学的时候,班主任跟全班的学生家长里面就和我爷最熟,后来我都上高中了,我们小学老师在菜市场碰到我爷的时候还请个安拉拉家常;我都记得,全都记得,1年纪暑假我爷就把我扔到小屋里教我背小九九,还不太识字的时候就教我背唐诗,当然,也教过我写毛笔字,不过本人天生散漫懒惰,这个字嘛……始终没修炼成。

    我还记得小学的时候爷爷退休了回宏仁堂补差,就是晚上卖药看大门,每次到爷爷值班的时候都带着我,那个时候宏仁堂还是老布置,一寸多厚的铁板大折门,老旧的木地板,鞋跟磕在上面的时候有空空的声音,一捺宽的实木做台面的大柜台,纯黄铜的捣药臼子跟药杵。上白班的人关店回家以后,爷爷要不就跟我一块用黑白电视看港台连续剧,要么就用中药给我做玩具,有在包药的草纸上拼贴的梅花图,还有玉兰骨朵跟知了皮做的毛猴;到点了要睡的时候,就把那种制药的大条案子一收拾,铺上被,我就睡那儿,房子很大很高,四墙都是顶天的中药橱子,我就在药香里睡到小学毕业。

    很多很多很多……我都是记得的。不过话说我8个月的时候,爷爷喂我吃羊肉饺子吃的蹿稀,打那儿以后我肠胃就落下了病根,当然,这个是我妈跟我讲的,所以我不记得。但是从小到大我没少喝中药汤子,几千副是有了,酸甜苦辣咸每一副都风味独到,这个,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话说大了以后,其实就没有那么粘着我爷了,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曾想,我情商是不是太低了,上班以后,一年的两个假也没了,以前上学那会儿好说一年能在家蹲4个月,现在,两周都奢望,所以,我跟我爷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而且就算我回家,不出去跟朋友玩儿,在家也很少跟爷说话,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爷每次跟我聊都是在操心我的工作,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不操心,但我知道我爷永远不可能不挂念我。

    其实我一直想我爷,经常的,几乎是每天,但是我基本不往家打电话,到北京这4年,往家打电话的次数加起来没有我的岁数多。其实我一直恐惧一件事,这个往回想想从小就在恐惧,因为爷爷很瘦,从打我记事儿起就没胖过,而且越来越瘦,现在回去捏捏我爷的手腕子基本上就是骨头,所以我很怕哪一天突然我爷就没了,虽然这么想真的很不吉利,但我的确非常怕这个,我好几次从梦里面哭醒了,当发现是梦的时候,我哭的更厉害,我很害怕。

    我还记得大二的时候,我开学了得回重庆,姥姥拉着我的手哭着不让我走。

    我还记得大二的时候,我去医院看我奶奶,她昏迷不醒,只听到说我来了的时候微微动了动,嘴里说了些什么含糊不清的话。我们老孙家的基因好,很少长白发,记得我高中那会儿我奶奶快70了,几乎还是一头乌黑。但是在医院的那个时候,她头发已经白了一半了,自打我老奶奶走了,还不到4年吧。

    半年后春节我放假回家,大舅开车来火车站接我。回家里,茶几上摆着姥姥的遗像。我姥姥跟我奶奶是前后脚走的,相差不到一个月,不知道老姐俩在路上有没有碰到,相互搀扶着做个伴。

    山东是孔孟之乡,但是说起来我并不孝顺,我很想回青岛,守在爷爷身边,但我又很任性的跑出来,漂在北京,为我可怜卑微却固执的理想。我除了工作第一个月工资开了以后给爷爷寄了500之外,再没给老爷子寄过一分钱,反而是我每次回家爷爷都会问我钱够不够花,然后拿给我一大摞,有整有零。去年我辞职,重庆上海转了一圈后回家,几个月后再要回北京的时候已经差不多穷光蛋了,爷塞给我一打红票说,穷家富路,当时我心里非常不是个滋味儿。爷爷喜欢点心,今年过年回家我捎了两盒稻香村的什锦点心,看爷爷还挺爱吃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孝顺他老人家,我对人最亲密的表现是抱着他的胳膊睡着,我回去握着我爷那光是骨头的胳膊,只能拿额头不停的磨蹭着。两盒点心,就算全北京的稻香村都让我盘下来,跟我爷对我的爱比那都算个屁啊!

    要说的还有很多,说不完的,很多也说不出来。国庆的时候,我要回家。

    给我爷祝寿!!回家去!!!

    分享到:

    评论

  • 我从小就没有见过姥爷和爷爷,他们都去世的很早,我只有一个姥姥,从小跟着她长大,感情也很深厚,看你写你跟你爷爷的故事,看得心里又温暖又心酸,我也好久没回家了。
  • 字里行间透着爱的文章
    人世一遭能收到爱我们的人的心意
    也能告诉他们我们爱他们
    我觉得真的就知足了

    你爷爷和你都很幸福
  • 您好
    你能告诉我 如何添加背景音乐吗 代码是什么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