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05

    星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ldstreet-logs/76570385.html

    秋天,青岛老市区的天空上,竟然能看见星星,竟然是,漫天繁星。

    立即想起《苏菲的世界》最后一章,我们都是星尘。

    如果一个人从小便一直遥望那些宇宙远端照来的光芒,从小便感知到时间和空间的无垠,那他的生命观也绝对完全不同。生命到底为何。

    最近的一则新闻是,一个哥们用5年时间写了一份1905页的哲学遗书后自杀,或许他察觉到了生命的本质了吧。

    =====================早前就该写的分割线=========================

    火车驶进市区的时候,铁路两旁都被高高的隔音板阻隔掉了视线。越过板子那点仅仅能见的天空,纷纷耸立的都是各种钢筋框架和高高的塔吊,路过大窑沟的一瞬时撇到,高架桥墩已然竖起在铁路桥的另一边,沧口路只剩下满是瓦砾的平地了。

    下车并没有急着出站,我点了一根隔了6个钟头的烟,在站台上迎着出站的人潮,这里面,有多少是真正回家的呢。

    回家后再坐车路过辽宁路,东南一侧也已开拆,小鲍岛,即将完全永别。

    =====================猫与旧城================================

    我们院里,自我记事起就有流浪猫,二十多年过去,估计现在这批岂止是重孙子辈,恐怕与那时候的猫都完全没有血缘关系了吧,其实大家一直相安无事,只不过晚饭后的残羹垃圾必须尽快丢掉,否则必被刨的满地开花。

    自打今年新邻居搬进来之后,他便开始用弹弓打猫,我非爱惜动物之人,但也觉得这种兴趣未免不妥,不过也的确奇怪为何院里今年冒出这么多流浪猫,已然是比记忆中的平均数量多出3倍,于是跳蚤也比往年更猖獗,我妈的腿经过一个夏天之后真的是体无完肤,具体形象可参考众多外星科幻片里异型类生物的特征。

    多个在楼梯口抽烟的深夜之后,终于发现端倪,原来每晚都有些大娘来喂猫,这些大娘完全不熟识,概是并非住在近便之处。于是今年回来之后,从老爸那里得知,邻居为流浪猫之事曾跟此些大娘激烈争吵过数次。

    然后很凑巧的就在豆瓣上看到一个姑娘写的因为喂养流浪猫导致跟邻居纠纷的帖子,下面翻了n多页,都是声讨邻居无良没有爱心的。

    那么,这些大娘是真的爱猫之人么?

    我曾经跟友人闲扯之时聊到过以后该怎么教育孩子,我的观念是,你爱干嘛干嘛,但是有一点,就是不要给别人造成麻烦。我在北京4年,从西城到北城,从六环到二环,住过很多院落跟小区,每个地方也都有不少流浪猫,当然也都有不少爱猫之人,这里仅说一个朋友院里的老太太,这个老太太很爱猫,每天固定时间到院里喂猫,我看基本上每只猫都认得她了,当然,她也熟悉院里所有的流浪猫,所以,每当一只新的流浪猫加入,她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之后,便想法抓住此猫,洗澡,打针,除虫,然后抱到宠物医院做绝育,在家里喂养数日后放归院落,院子里所有的猫都经过她的这种照料,所以院里的流浪猫都很干净也不怕人,与其说是流浪,不如说是放养,整个小区的也没有人对这个老太太以及院里的这些流浪猫有任何意见,相反,如果谁想抱一只回家养,就会去请教老太太,并请其帮忙挑选。

    这才是真正的爱猫之人,相信所有养猫超过3年的人都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

    所以,这些在我们院里喂猫的大娘们,并非真正爱猫之人,只是出于某些我们不知道的缘故而做出看似善爱的行为罢了,我向来不爱撂重话,但是对于这些大娘,我要说,她们喂猫,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某些空虚和需要而已,全然没有从猫的角度考虑过,另,说她们不是爱猫人士的另一些证据,就是她们完全不懂如何养猫,比如她们喂猫的东西,都是饭店里的剩菜加上些米饭面条之类,养猫有一定时间的人都知道,猫不能吃太咸的东西,否则掉毛不说,身上还会长癣,这样的癞皮猫,就更甭想让人喜欢了。于是,就算我邻居把她们打折几条肋骨,我也不会报以任何同情。

    从这个,同样道理的还有旧城保护,在住在旧院落的人看来,这些房子年久失修,生活诸多不便,很想政府赶紧拆了给笔补偿款大家去买现代化大房子逍遥去;而在旧城保护者眼中,一个城市的独特气质是由这些老建筑所代表和组成,是由住在这些老院里的平民生活所传承和保留以及展现的,一个没有自己气质的城市,一个失去了他自己历史文化的城市,一个没有了根,看不到出处发现不到来由,没有祖宗的城市,是完全没有资格称为什么城市的,这个城市会越来越浮躁,越来越没有方向,没有过去便不会有更好的未来。人最重要的是做自己,城市莫不是如此,一个城市的发展跟一个人的成长是一样的,并非说是人有我有便是好的,最重要的是要清楚自己要什么,而不是羡慕别人有什么。

    之所以要说这个,就是想说关于旧城改造,其实劈柴院的大体思维方向是对的,原先他就是青岛有名的小吃街,所以现在改造成小吃街没啥错,其实他的错跟国家对京剧的态度是相同的,我以前说过,京剧、相声这些东西,得有观众基础才能生存和流传下去,如果不根植于人民,那么他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所以死了活该,现在京剧就是被奉为国粹,随之捧上了庙堂,供起来,我们都知道,只有人才具有亲和力,而神是不会让人感到亲切的,所以,京剧的没落,是一定的,在我们这代的有生之年,就能看到京剧的完全消亡,而相声因为郭德纲这个孙子现在倒是越来越火热,同样道理,咱就从来没听说人家二人转抱怨过没有观众没法传承。劈柴院就是如此,原本是平民的小吃,结果改成了精品街,一块五的豆腐脑这里要翻番卖,当然了,北京鼓楼的姚记炒肝也这么干,但是人家那是京城,光靠吃游客也永远都吃不完,但是你一青岛,你到底怎么想的,青岛吸引游人的地方在哪里?你现在大拆大建把青岛的特色弄得都快没了,你还想怎么吸引游客?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稍微有点跑题,现在归拢回来,我想说的其实是关于里院的改造,从上世纪末开始时而零散时而整块的拆除改造,到近两年全都是成片成片的拆毁,西镇已经全毁,小鲍岛还有零星几个院落,青岛仅剩的成区片的里院基本上就剩下位于大鲍岛的四方路、高密路一片,我不知道现在再谈里院保护是不是已经完全没啥用处了,但是说说总比不说要好。刚才说到一个城市需要知道他的历史,才能指导他如何发展,在里院的问题上其实就可以得到很好的应用,里院的起源,是城市发展早期,平民生活需要,里院的制式是全院的房间统一规模,统一标准的低廉月租,所住的人群都是城市中下层平民,这个玩意拿到现在来通俗的说,就是廉租房,所以这第一个方向就出来了,既然现在里院的形式不适合原有的老住户,既然现在大家都想要去住大房子,那么,老住户大可搬去套房,而老里院也就地回复他本来的面貌,就是廉租房。

    然后说道里院现在的这种半开放式的生活模式,其实有一个群体是可以接受的,这个群体,一是外来务工人员,二是刚毕业的事业未成的大学生,当然,我倾向把里院改造成青年人公寓,而不是外来务工人员的集体宿舍,我并非歧视,而是有一点必须说在头里,素质和眼界,对于住户的选择来说非常重要,好吧,就直接说了吧,基本上,在大部分外来务工人员的平均素养和生活追求上看,里院对他们来说,是看不出个好的,这个其实也可以不包含所谓的歧视,就好像泰国人看我们一样,榴莲我们就吃不出个好来。

    没错,我的意思就是,里院改建成青年公寓,对于单身青年人来说,15平的房子已然足够非常宽绰,如果加上5平的厨卫,那么基本上就可以当做乐园了,旧式里院大部分的房间都是10~20平,房屋结构上基本上都不需要大的改动,只需要改造上下水跟加盖厨卫,当然了,这是理想状态,毕竟如果真要做这种改造,每个建筑的承重都需要进行加固调整。里院生活最适合青年公寓的一点,其实就是公共空间,青年人需要交流,而里院生活里原本就包含了这一点,故此,改建成青年公寓之后更能发挥和传承这种生活形式。然后,青年人具有一定时期内的稳定性和长期内的绝对流动性,所以,改建后的里院可以保持一定节奏但又持续不断地人员更换,这样,可以有效地保证这种建筑的功能使用的长久维持。

    其实还有很多想说的,不过已经很晚了,而且该说的核心已经说了,所以,先这样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